又一个家里有“私人博物馆”的京圈大牛人

又一个家里有“私人博物馆”的京圈大牛人

很多人都说《正阳门下》的原型是马未都。

北京人、爱好收藏、拥有私人博物馆……几个标签下来,很容易联想到马未都。

加上马未都自从在《收藏》《圆桌派》和自己的节目《观复嘟嘟》里侃侃而谈之后,名声和影响力都日益趋大,很多人都知道马未都。

其实,《正阳门下》的男主原型,是 郝金明

郝金明在《正阳门下》中饰演苏萌大舅

练过摊儿,开过店,做过房地产;当过演员,写过剧本,钢琴也能来一段。

他的“尚韵轩”私人博物馆坐落在风景秀美的北京龙潭湖边上,泡上一壶茶,袅袅茶香中,开始品茶,品人生……过上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拍成电视剧,虽然做收藏、博物馆占去了相当多的时间,也并非专业编剧出身,他却能把故事讲透。

原因就是,作为《正阳门下》的编剧之一和总制片人, 这个电视剧里百分之六十写的是他自己的真事儿。

01 戏如人生

电视剧《正阳门下》,朱亚文饰演的北京爷们儿韩春明,人长得帅,有点坏,惹女孩子喜欢。

一次回城知青同学聚会,韩春明因为不会弹钢琴被当众羞辱,还是在女朋友面前。憋着这口气,韩春明走上了别样的人生道路——
收破烂、开酒楼、一直到进军房地产、跨入收藏界。

几经磨难, 开拓了事业,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建立了私人博物馆。同时,收获了幸福的婚姻和朋友的友谊……

整体来说,故事结局设计得比较圆满,剧中人物最后都回归了真、善、美的一面,回应了“正阳门下”这个主流价值观。

电视剧里的“钢琴故事”就是真实发生在郝金明身上的小插曲——

曾插队当知青,后来,大家知道要回城了,就聚在一起谈理想,各种各样的都有。

被问到郝金明,他说,有了钱就买一架钢琴。因为从小喜欢文艺。

可有个小伙伴开他玩笑:“你行吗?你们家的床一坐,吱扭吱扭响,倒是跟钢琴似的。 ”

郝金明的自尊心,瞬间碎了一地。

回城了,一个月21块钱的工资。郝金明真买不起钢琴。

比韩春明顺利的是,郝金明回城后没有收破烂,而是进入了很多人都羡慕的北京供电局。

不过铁饭碗没有拴住郝金明,他不喜欢这样一眼就看到头的生活。

1979年,拿着一台老式的海鸥照相机,郝金明开始了两个月的西北之行。

这次摄影之行让他发了第一笔财。拿到钱后,郝金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买钢琴,还买了三架。

三架钢琴,郝金明用了一台,留了一台, 还有一台,送了帮他挣钱的恩人。 四年以后,留的那一台卖了5800元。

几年前郝金明把这段儿故事讲给朋友听,在朋友的激励下,他把这些写了下来,才有了电视剧《正阳门下》 。

02 创作《正阳门》的初衷

土生土长的北京爷们儿一步步走向成功,成了一代人的缩影。

除了自己爱好表演,喜欢影视之外,郝金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郝金明在《枪炮侯》中饰演奕劻

改开40年,说机遇也好,说拼努力也好,五六十年代的父辈们打下了江山!成为了实实在在的“创一代”。

但是他们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到了 “父辈交班,孩子该要接班” 的时候了。

有的孩子,努力学习,海外读书回来,不光挣钱养自己,还为国家做事;

有的染着黄毛、开着跑车,见了老爸就说,我要创业,给我拿钱。 多少钱?

开口就要几千万。干嘛?

要租宽敞的办公间,要买几百台苹果电脑。

“我一台286、三间小农屋干起来的,孩子你要疯啊?”

郝金明说,这就是在他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情,给他带来巨大的冲击。

他就想把身边这些事情都写下来,通过最直观的影视艺术,带给当代年轻人一些思考。

改开40年有多少人下海?又有多少人成功?成功的是少数,失败的太多。

但是他成功了。

古人常说“无奸不商”,意思是大都成功的商人都少不了投机倒把、溜奸耍滑。

事情真的如此吗?

总之,只要是政策允许,什么挣钱,他就经营什么。郝金明涉足的领域可是五花八门,海外做国际贸易,国内做房地产,有钱就收购“物件”。

郝金明的私人博物馆,这间5500平米的博物馆内,装满了郝金明数十年的心血,从门口 70厘米的“狗头金” 到门柱上的 康熙真迹
——“春露秋霜当思德业由先泽,云蒸霞蔚留得诗书启后人”,还有数百种各式珍贵的明清家具。

明清瓷器、名人字画、木雕锦物及民间传统工艺等琳琅满目,其中不乏国宝及古董。透过收藏,可以看出郝金明在事业上的成功。

郝金明说:“还是党的政策好,是改开造就了我,个人和企业,只有坚定不移,跟着党走,才能发展,才能成功。”

在郝金明的积极倡导下,大前门(北京)文化艺术公司成立了 非公企业党支部。

03 人的成功到最后,就只剩下想做个好人

郝金明在《天下第一楼》中饰演掌柜

郝金明50岁生日时,他的恩师兼好友、著名剧作家苏叔阳亲自写了一副书法送给他。

上面一个大“过”字,下面23个小“过”字,讲了郝金明前50年的人生。

“路走过,桥经过,沟沟坎坎都迈过,大江大河也渡过,没想到小河岔里挨淹过;风吹过,雨淋过,冰霜雪地全趟过,草地沙原也去过,外国的山峰咱爬过,谁知平地上也曾摔倒过。窝头吃过,槽子糕咬过,欧洲的面包咱啃过;吃过苦,受过累,半夜睁眼瞎想过,什么罪没受过,甭说幸福没尝过,谁拿正眼把咱打量过。凭什么我就得这么过,从此咱下苦功努力过,果然出了一条新路没走过,新目标,新生活,而今的日子重新过。

郝金明非常珍视。

今年他64岁,他说这段话让他受用了14年。

认识苏叔阳已有27年,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老师给他上了27年的小课。

生活中,郝金明把苏叔阳当哥们, 学问上,他把苏叔阳尊为老师、恩人。

郝金明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北京市政协委员

郝金明曾给 北京市东城区的优秀青年企业家授课,讲了三个多小时,很受欢迎。

他说,三小时其实就是讲了四个“人” ——工人,商人,艺人,好人。 这也是他自己改开40年间演变的过程。

他说,“到最后,做好人,这事特别难。”

郝金明认识很多医院院长。有机会,他就给这些人递名片、交朋友。

人家问,是您要看病吗?郝金明回答,没有,认识了您,朋友需要帮助时,多一条路。

十多年来,郝金明坚持救助白血病儿童。不是一年一次,而是一周一次。

他看见心脏病儿童,紫色的嘴唇,鼓着的眼珠,他说自己受不了,就拿出几万块钱给孩子做手术。

**不是歌功颂德,更不是低调炫富。
**

人活到最后,名利权贵都有了,就只剩下想做个好人。

这是人性。

说了这么多,不是在告诉你,他是一个坏人或好人,而是希望你 明白这世上,超越是非黑白之外,人性更多的是灰色。

正如《正阳门下》这部剧,里面的几个主线人物彰显出来的全部是世间百态和人性底色。(这一趴,咱们回头再聊。)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11-02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