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互联网遗忘的5亿中国人

被互联网遗忘的5亿中国人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中国60周岁以上人口约2.5亿,其中65周岁的人约1.8亿。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4.5%。 也就是说,大约有5亿人是不上网的。

这1.8亿的老年人,首当其冲成为了互联网的遗忘者。

01 被隔绝在了文明之外的老年人

年轻人的生活水平愈来愈高了,老年人的疑惑却越来越多了。

他们不明白: 商店为什么不收人民币了?

医院为什么不能手动挂号了?火车站为什么买不到票了?

超市买东西为什么可以自己结账?路边的自行车为什么一扫就能走?

在信息时代,大多数年轻人拿着手机,就能走遍大江南北。

但对于老年人来说,这个世界就像突然对他们竖起了屏障,每种尝试,都弥足艰难;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试探。

他们就像被隔绝在了文明之外。

02 “假儿子和假闺女”

他们面临的世界, 一面是被拒之门外的冰冷的“先进技术”,一面是过于热情的“假儿子和假闺女”。

要说在现代老年市场中做的最好的品类,无疑还是金融产品和保健品。

他们的销售业务员,在培训时的第一要求,并非介绍产品话术的熟练度,而是对老年人所展现出的亲和力。

老人们为什么会容易被控制?并非是老人们的愚昧与所谓脑C。

日本的著名推理作家东野圭吾在其小说中,也有曾担任公司董事长的老人退休后,上当受骗买了好几千万日币保健品的案例。

这是因为人类的恐惧心理所致。

老人所面对的焦虑和年轻人所面对的焦虑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年轻人是怕穷,他们是怕死。

世界上只有时间才能不老,才能永恒。

一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健康运转。

当他们老了,退休干不动了,他们恐惧的就是“保身体”“保生命”。

无奈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这时他们的欲望就是“拼命买”……

年轻人的孤独是,无人理解;老人的孤独是,无人陪伴。

03 该如何解决? 社会,要等一等走得慢的人

要说在老人中间做广告做的最好的广告是哪家?最有名的要数某健老人鞋。

为什么能掀起如此大的营销风暴?即便我不打出来它的名字,你也一定知道我说的哪个。

原因是,它一遍遍的在老人看的电视上来回循环。

对于年轻人来讲,基本已经告别了电视时代。我们可以捧着香香的平板,看着自己想看的任何影视剧,碰到广告,我也可以选择性的跳过。

但是他们,似乎还停留在20年前。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它的代言人——《渴望》女主角——张凯丽是那个时代他们的偶像, 无疑又在他们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宣传的完美强力闭环。

输入决定输出。 这与他们获取信息的来源密切相关。

这背后反映的就是,年龄差距下的思想代沟,及可能出现的生活矛盾。

年轻的一代,同样不能强力要求老一辈的他们接受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及观念。

近代思想家魏源写过这么一句话,有一年还当了高考作文题,他说:

“受光于隙见一床,受光于隙见室央,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

说的意思是, 人在内室黑屋,假如给他开启一条缝隙见光,可以照亮一张床;

假如给他开启一个窗户见光,可以照亮室内中间的空地;

假如给他开启一扇门,可以照亮整个堂屋;

假如走出黑屋,沐浴在阳光下,你会发现整个世界都是光明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 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出现,给无数中老年人带去了一种“走出黑屋”的可能。

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光——我终于知道孩子们为什么整天捧着手机看了,真香啊。

你看,他们虽然学得慢,但总是会有一天接受并融入这个时代的。

一个人性化、有温度的社会,应该尊重“快时代”背景下的老人,保留他们“慢速度”的权力。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10-15

更新于

2021-04-15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