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甄嬛传》,都替她不值:天生天养的热烈夭折在盛世豪门里

每次看《甄嬛传》,都替她不值:天生天养的热烈夭折在盛世豪门里

#甄嬛传#蜀锦局送给华妃衣裳时,华妃说, “做衣如做人,一定要花团锦簇,轰轰烈烈的才好~”

对比甄嬛那一年杏花微雨的开场白,

“杏花虽美,可结出的果子极酸,杏仁更是苦涩。若做人做事皆是开头美好,而结局潦倒,又有何意义~“

冥冥之中,已经预示了两位如花美丽的女子的结局。

知乎上看过一篇连载的文章, 讲华妃重生。

想必作者也如我一般,为年世兰的结局唏嘘不已。

她原本可以不用死的。

因为皇帝对她仍有爱意和歉意,用皇后的话讲 “男人的同情,有时候,就够你在这个后宫立足一辈子”

但甄嬛容不得她,诛人诛心,让华妃彻底死心和绝望,碰壁而亡……

所以,这位作者利用手中一支笔,重新给了年世兰一次机会。

在她的第二次人生里, 年世兰改了以往的火爆脾气、学会了算计、懂得了人性、步步为营,俨然成了后半部的“甄嬛”……

带着对华妃的同情和不甘,我看完了连载,看得很过瘾!

但细想,又会觉得, 重生的并不是华妃本人。

01 敢爱敢恨,世兰本色

其实华妃是个很单纯的女人。

她对皇上是真爱。

皇帝对她也有几分真情,一句 “世兰本心不坏” 可见一斑。

很多人喜欢华妃,和皇帝喜欢华妃的理由一样——

喜欢她的飞扬跋扈,“你能奈我何”的嚣张模样。

“贱人就是矫情”,全世界没有谁比她说得更有感觉。

“莫说汉军旗,就是满蒙八旗放在一块,都不及华妃娘娘凤仪万千!”

又是将门虎女,父兄均战功赫赫,在九子夺嫡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年家又征讨四方,功勋卓著,连皇帝都得礼让三分。

美貌家世都具备了,还会撩拨、懂风情,试问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使小性子?耍小脾气?

可皇帝偏偏惯着她,甚至由着她横行霸道,带着她骑马、打猎,还把稀有名贵的欢宜香赐给她用,且专属她一人……

这样的举动,很容易被误解为爱情。

年世兰当然也信了。

甄嬛再怎么喜欢皇帝,都保留着几分小心翼翼。

若说真心有十分的话,甄嬛从来只掏出来八九。

但年世兰不是。

她爱就爱了,百分之百,倾注身心!甚至后面的戕害沈眉庄,陷害甄嬛,这等蒙蔽良心的事也都是她的手笔!

“你知道从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吗?”

那是我初看《甄嬛》第一次看见“软”下来的华妃,软的让人心疼。

没有了用“一丈红”打残了夏冬春的狠辣无情、敬而生畏,有的只是小女人的盼良人归的凄凉和哀伤。

从王府到深宫内院,华妃可谓家世美貌俱佳,且因擅风情宠冠六宫,按理荣华终老并不为过。

但她定没想到,当年一袭红衣、满头金饰嫁入王府的“专房之宠”,最后会落得娘家倒台、自己惨烈赴死的结局。

“王府的女人真多啊,多得让我生厌,我恨不得她们都死……”

她的很多丧尽天良的手笔,都可以用一句“痴爱”来解释。

这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地方。

自古以来,“痴心女子负心汉”,可几个男人能受用得起这份真情呢?

她被降为答应时,还在等着皇上踏入冷宫,和她解释自己的不得已,解释自己的苦衷。

似乎在等皇上说,“世兰啊,你且再忍忍,等过了这个风口,朕接你出来。”

02表里如一

很多人喜欢华妃,喜欢她的表里如一。

她从来都不屑于装什么贤良淑德,狠辣凌厉也都赤裸裸摆在明面上,甚至懒得遮掩半分。

她理直气壮,毫无愧色,对做过的一切事情,都敢直喝一声, “是老娘干的!怎么了?”

恶人做到这份上,也算 光明磊落!

可世上最难猜的,莫过于人心。

要说玩心眼,华妃真不是皇后、甄嬛、安陵容的对手。

甚至她的段位都在曹贵人之下,更不如端妃、敬妃那般沉得住气,只能勉强斗斗齐妃、丽嫔之流。

如果不是有娘家的权势撑腰,年世兰也会如夏冬春那般,根本活不过三集!

从来不了解后宫的生存规则

喜欢铁腕之治,只会用强耍横,一味地用“雷霆手段”“铁石心肠”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

甄嬛说,“没有曹琴默的华妃,就如同没了利爪的老虎,没了翅膀的老鹰,只知用强,被人反咬也不自知。”

她也从来不揣测人性。

不知道一次次的打压曹琴默,用她的亲生女儿来争自己荣宠,曹琴默早已怀恨在心。

反观甄嬛。

甘露寺回宫,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笼络人心。

连最不起眼的宫女“佩儿”也安抚以情,还亲自为她上药。

对于一个宫女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恩惠和看得起,怎会不替她卖命?

其次,甄嬛还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彻底笼络了敬妃。

拿“后宫都该以端妃娘娘为尊”的皇贵妃之位,拉拢了端妃。

虽说,端妃并不稀罕什么皇贵妃之位,但人在洪流中,荣宠于已于母家都太有利害,且被人这样捧着敬着,谁不欢喜?

端妃也是将门之女,又是皇上太后信得过的人,如此一来,甄嬛赢定了!

可华妃对谁都拉着一张倨傲的脸,厌恶和轻视都赤裸裸地写在脸上。

哪怕是自己一派的丽嫔、曹贵人,她也从不给好脸色,只赤裸裸地把别人当工具,甚至当奴隶。

从不遮掩,也懒得遮掩,更懒得去算复杂的人心。

反正,有娘家和哥哥撑腰,她不需要“成长”。

此乃后宫的生存大忌。

说到底,还是华妃把和皇帝的感情看得太重了!

这一点,甄嬛倒 看得很开。

“我一早知道他是皇上,他的夜晚,从来不独属我一人。”

可试想。

**如果身边都是甄嬛、皇后、安陵容之流,那日子该是多么的倒胃口啊~
**

难怪人们冷眼旁观她们的心机和手腕,却暗自在心里生出对年世兰的喜欢。

03内在铿锵

皇帝后面喜欢上了驯马女出身的叶澜依。

很难说,是不是和华妃有关。

叶澜依在马上的风姿,是不是让她想起来当年桀骜不驯、意气风发的世兰?

甄嬛拿“鬼神之说”吓疯了丽嫔,又拿“人彘之说”吓疯了富察贵人。

这等吓唬小孩子的把戏,对待那些色厉内荏的后宫女人来说特别管用。

但将门之女的年世兰来说,就是怪力乱神,胡说八道。

华妃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英发之气,内在铿锵。

她的气质,是将门家庭给的娇宠 ,是刻在遗传基因里 天生天养的热烈 ,这一点谁也无法复刻!

她的魅力是本性,她所有的光芒都来自天生,她天生性感,从小自信,闪闪发光。

她的娇宠信手拈来,至情至性,肆意潇洒。

这一点,她尤胜后宫里的所有女人,包括甄嬛。

这才是她最可爱的地方啊。

黑白分明、快意恩仇,永远不愿向世俗低头,对成人世界里的九转回肠总是不屑一顾!

是不是像极了年少的我们?

只可惜。

从来没有人能永远地活在那样的纯粹与率性里。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9-30

更新于

2020-10-14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