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说,这本书深刻地改变了他的人生

罗振宇说,这本书深刻地改变了他的人生

我曾经看到一段对窦文涛、高晓松、罗振宇的评价,感觉很有意思——

“听窦文涛散侃(锵锵三人行)、听高晓松显摆(晓说晓松奇谈)、听罗振宇忽悠(罗辑思维)”

不管忽不忽悠,罗振宇与许知远的谈话,的确启迪到我了。

知识付费潮起四年,我重看了许知远采访罗振宇的视频。

许:“你怎么看你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对这么大一群人的产生的吸引力,它的原因是什么呢?”

罗:“我屁都不是,我也没什么学问。

其实很多看逻辑思维的人,有的人说我胡说八道,有的人说醍醐灌顶。

其实很简单的一个原因——在这个时代, 认知是人之间的唯一壁垒

原来有大量的壁垒,血统、出身、城市、学历、官职、社会地位等,这个时代越来越只剩下认知壁垒。

我就干一件事,把成本用足,让大家的知识视野极速扩张。”

罗振宇是个商人,眼里放着温和的光,背后是一股凌厉之气。

许知远是个文人,眼中饱含好奇和真诚,背后似乎是一丝悲悯。

两个人坐下聊。

反差是有些大。

于谈话中,罗振宇一直在奋力的保卫着自己。

他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名利双收之下,我却分明的感到源自他内心中的一丝恐慌。

妄自揣测, 这种恐慌来源于一种不确定性
——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有意义么?一切的最终归宿又在哪里?这些问题未必有答案,但是恐慌的根源似乎在于,罗振宇固执的抵抗着对这些问题的触碰。

他想紧跟时代的浪潮,一股脑的奔向前方,但这个动作也可以做另一种解读——那就是没命的往前跑。

他不顾一切的往前跑,不敢回头,不敢左顾右盼,他希望人生是一个不断向上、不断进步的过程。

也正是因为这个价值观,所以他才是商人。

不幸的是,他又是那么的聪明,嗅觉又是如此的敏锐 ,各种概念逻辑把控的近乎完美。

所以我很好奇他是 如何让自己内心中对终极价值之类的追问止息的 ——通过不断的工作和学习?

或者更聪明的,用不断的对那些问题进行解构,让其都不再是问题?

但, 理智上明白是一回事,内心的焦灼是另一回事。

或许,正因为那些东西, 他的内心里一直或强或弱的翻滚着,所以他才恐慌。

回头看,许知远。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小众的、极为文艺范儿的、和高晓松是一波的 满怀白衣飘飘理想 的“油腻中年人”。

无奈,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

但我相信他不是个哲人, 只是自己心安理得的沉浸在那些过往的历史和文学之中,安心得以滋养。

他虽然说自己不太能看得懂眼前的这个时代,虽然也做节目,期望能和大家一起来阅读这个时代,但他的焦虑仅止于表面。

于内心,他是安定而丰富的。

这,便是他和罗振宇的最大的不同。

所以他才是 文人。

因为人都是有一颗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不满于商业或进步的幻觉,想要找寻一些更为坚实的东西。

于是,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在屡次碰壁之后得以找回自己,继而 找回自己与整个历史和精神的联结。

这个联结是什么?

那就是哲学。

只要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开放,这样的人便会越来越多, 只要人心不变,人的这个自我寻求的趋势就不会变。

在对话中,罗振宇的一句话让我很感动。

他说,决定商业成为爆米花或者粉身碎骨的关键因素是,三个词—— 不犯懒、不犯混、不犯倔

生而为人,太容易陷在 “我执” 里抽不出来了。

且不论他讲的是非对错, 是不是把知识功利化了,有没有误导性?

就“文化普及的工作”本身,也是善莫大焉,有总比没有强,至少让无数人增加了对这个世界认知的新角度。

让更多的人得以接触知识,打开了更多的可能性。

也正是如此, 就社会效应而言,罗振宇的功劳要远大于许知远。

但就个人而言, 许知远要远比罗振宇幸福,安宁。

罗振宇很聪明,聪明的人都爱思考。

爱思考的人或早或晚总是会遇到一些“不幸”—— 比如一不小心触碰到了某些哲学问题,比如,不经意间总会去追问一些终极价值。

罗振宇说,这本书深刻地改变了他的人生。

是他的哥们从图书馆偷出来的,罗振宇质疑,你手脚这么干净的人,干嘛去偷一本书呢?

他说这本书,太牛B了。

我很好奇这是怎样的一本书,正愁没有书单的我,立马买来看。

哲学,是个很形而上的科学,是智与善的魔术,非读懂的人不能理解 。正如丁元英提到的“窄门”概念。

说到底,就是灵魂归宿感,这是人性本能的需要。

当人活到一定年纪,活着说“领域”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一定会有这个需求。

如何与自我和解,是人生的终极问题。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8-19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