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没有真正看懂《天道》?丁元英,德国文化血统下的中国觉者

多少人没有真正看懂《天道》?丁元英,德国文化血统下的中国觉者

关于《天道》的文章我写过很多,但这一篇却是不能不写下来。

《天道》:坐井说天阔

《天道》: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究竟是什么?

《天道》中被删减的“丁元英五台山谈经论道”片段,实在可惜

《天道》:从小白领到女总裁,肖亚文逆袭全靠这七个字,值得一学

除了探讨里面讲的 “文化属性” ,我想来说一说, 丁元英,这个人物角色本身。

作者豆豆的精心雕琢,加上演员王志文的精彩演绎,在看完电视剧《天道》之后,我又买来原著《遥远的救世主》反复重读。

丁元英这个形象就像一颗钉子楔入了我思想的坐标,让我不由得像芮小丹一样,发出“ 原来人还可以这么活 ”的感叹。

德国的一个居士,形容他是“极品混混”!

五台山智玄大师给他的那个评价:“ 三分静气,三分贵气,三分杀气……还有一分住于身中,游于心外——痞气。

我又不得不借用韩楚风的一个字:“绝!”

豆豆在塑造丁元英这个人物的时候,就决定给这个男人注入天地间的英华。

这从他的名字上就可窥见一二。

丁,成年男子;

元,《说文解字》:“元,始也。从一从兀。”道教三清之尊者名号曰,“元始天尊”;

“英”,英华、英才是也。

丁元英,即英华所聚、灵气所钟的男人。

所以,他是魔,是鬼,是极品混混, 让天国之女芮小丹为之倾心,让我等在世俗名利场中挣扎的俗人神往赞叹。

这个人物可以说没有现实原型,他的原型是 人们的幻想 ,或者说 是豆豆的理想。

不过有些小说让人沉迷于低级的欲望,人称之为 “堕落”

有的小说让人向往高级的欲望,人称之为 “升华”

论其究竟,两者都是在欲望的通道里运动,只不过, 堕落,是向下滑行,更为容易并得到满足,所以更有蛊惑力;

升华,是向上攀爬,更为艰难, 选择并坚持的人也少,是以高贵。

所谓人性,不过就是兽性与神性的混合, 人生一世,就是在欲望的通道中或上或下,徘徊在兽性和神性的两极之间。

那么,丁元英所体现的那种令人神往的生存状态,特别是他的 思想和行为方式 ,会把读者引领到哪个方向呢?

佛法说 “如实观照” ——这也是智玄大师及丁元英特别重视的一个概念。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要先看看 影响或决定丁元英思想和行为的因素 有哪些。

我以为,“ 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成见是渗到骨子里了 ”的丁元英,极大程度上受到了德国文化的影响。

这个影响就是德国人的 “责任” ,就是“天命”。

就从在行为方式上,总是从“应然”的角度进入。

德国人是一个非常具有责任心的民族,无论是做什么工作,他们的想法就是努力做到最好。

这种责任心,来源于德国人的“天命观”。

简而言之,就是他们在做工作的时候,(或者是 潜意识里 )觉得自己做这份工作是 上帝安排 的,把这份工作做到完美,就是对
“原罪”的最好救赎

故而,德国人显得刻板、严谨,那是因为他们觉得必须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

这就是他们的 “责任”

就这一点而言,德国人和 日本人的国民性 有相似相通之处。

不过 日本人的责任 不是来自上帝,而是来自 “等级”

据本尼迪克特《菊与刀》的研究,日本人长期生活在 等级社会
,等级之间有严格的划分,每个人都要明确自己的“位置”,逾越了自己的位置(等级)是不能允许的。

插句题外话,在影视剧《大染坊》中也有对日本人的这种 等级观念 的生动演绎。

没有在自己的位置上把事情做好是“可耻”的。 所以他们在做一份事情的时候,明确了自己的“位置”(定位),就要努力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

这两个民族,能够在二战之后各自实现经济奇迹,恐怕与此也不无关系吧。

回到丁元英。

丁元英曾劝芮小丹不要做警察,他说:“……关键一句: 你应该辞职!请注意,是你应该,而不是我希望。

只要你一分钟是警察,你这一分钟就必须要履行警察的天职,你就没有避险的权力。

但是,国家机器不缺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刑警,而社会应该多一个有非常作为的人才, 这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

很多人说,丁元英不够爱芮小丹。

从这一点也做了解释。一个男人几乎违背了自己的信仰,来“劝告”一个女人。

小说的结尾,芮小丹在逮捕通缉犯的过程中严重受伤,随后开枪自杀。

芮小丹的好友肖亚文问丁元英为何没有劝阻芮小丹,丁元英回答说:

“她是警察。”

同时她还问丁元英芮小丹为何要自杀,丁元英回答: “因为她认为自己没用了。”

芮小丹在德国度过了她的童年,丁元英也在德国呆了很长时间,这种来自德国人的“责任观”已经深深印入了他们的意识。

他们惺惺相惜,他们相互理解,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理念一致。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能够相遇,相遇之后能够相知。

当然虽然里面少不了肖亚文的助力,如果肖亚文不是把丁元英放在了古城?

肖亚文是不是早就预想到,两个人会有所交集?来满足她“开一扇窗”的私心?(个人推理)

所以,肖亚文提醒芮小丹,千万不要爱上这样的男人, 他是地狱, 借用前妻的话,这个人对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态度,只能让你想到一个字 “逃”

这算是个温馨提醒吧。

那么,丁元英为什么没有阻止芮小丹与匪徒搏斗?

这首先是一个“责任”的问题,因为是警察,所以就必须要做到警察应该做的一切,包括面对危险和付出生命。这是“天职”,不能逃避,无法逃避。

所以丁元英没有劝芮小丹在危险面前掉头而走, 芮小丹也知道丁元英不会这么劝她。

丁元英批判中国文化时说:

传统观念的死结就在一个‘靠’字上,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靠上帝、靠菩萨、靠皇恩……总之靠什么都行,就是别靠自己。

对这个“靠”字的批判,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就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一个认识不到自己的责任、不能履行自己责任的人,

当然更谈不上认识到自己的独立价值、独立人格所在,也就只能期盼 “天上掉馅饼”的神话 ,只能把聪明才智用在种种 “破格获取” 的方式上。

所以 中国人喜欢内斗,喜欢搞阴谋、耍手段,喜欢侠客,喜欢打土豪给自己分田地……

究其文化根源,就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独立人格、独立价值,没有意识到,也不愿去履行自己的责任。

一个没有个体独立人格、没有个人责任观念的社会,一个每个人都无法明确自己位置的社会,是 “一切人对一切人战争” 的社会。

于是,强者豪夺、弱者欺诈,心黑者酒肉臭,良善者冻死骨,便为常态。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是 “作为价值”“人生价值” 的关系问题。

丁元英在行为方式上流淌着德国文化的血统,但毕竟他不是德国人。

德国人可以将作为价值和人生价值结合起来,实现了自己的作为价值,就完成了自己对原罪的救赎,也就体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然而丁元英没有上帝,即使口中言说上帝,也不能有西方人对上帝的那种真诚信仰,所以,他的人生价值也不可能寄托在“作为价值”上面。

因此,他在行为上能够理智地把“应然”作为准则,实现自己作为价值的最大化 ,但他的人生价值依旧没有着落,需要给自己的灵魂找个归宿。

所以,他大学毕业后,开始 “变得寡言少语”,所以,他解散了私募基金。所以,他来到了三四线的古城。

丁元英是中国人,无论他对中国文化感到多么自卑,对中国文化的批判多么激烈, 他都无法逃脱由血缘和肤色带来的文化烙印!

老黑格尔说:你走吧,你走不出你的皮肤。

我想要是真有丁元英这个人,如果丁元英听过这句话,一定会沮丧不已。

中国人曾把人生价值寄托在家族传承的血脉里,寄托在忠臣孝子里,寄托在贞节牌坊里。

然而这一切在进入20世纪后统统被打碎,国人的灵魂,也就成了孤魂野鬼,无所着落。

丁元英说“总想活个明白”,就是在 找寻一个灵魂依归的角落,找来找去,脱不开儒、释、道三家。

儒家,不关心形而上的灵魂,被首先排除;道教,过于简陋虚幻,也缺乏可以借鉴的资源;于是擅长思辨的丁元英找到了同样 长于思辨的佛教

所以,他来到了五台山。

才有了后来,在五台山和智玄大师那段精彩对话!

丁元英在五台山与智玄大师论道,讲到“修”、“悟”之别:

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在知。
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无欲而无不欲,无戒无不戒,如是涅槃。”

这段话,就是典型的 重内在体悟而轻戒律修行。

(在此我武断地说一句,凡重参悟者,都是受 老庄玄学 影响,以般若空宗为理论资源,带有 中国特色的佛家思想。

丁元英毕竟还是中国人, 中国人本性里的“求简洁而去繁琐”、“重思想而轻行动”的习惯,那种直指心性、一念即菩提的思想诱惑 ,是潜藏在丁元英的肤色里的。

从这里,也能看出他对“ 文化属性 ”的提法,也未尝不是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思路,即把所有问题都 追根溯源到文化问题
,以为文化问题一解决就什么都解决了~

破执不是目的,见空也不是目的,目的在“找出起烦恼的因,了心苦不起苦”。

所以在明了万法皆空后,就可以不必执着于任何事物,“困了睡觉,饿了吃饭”,以平常心对待任何事物。

这就是佛,这就是得道,这就是解脱。

这里,也解释了,为什么芮小丹第一次进去丁元英的房子里,对房子的“简洁”感到惊诧,她的解释是“一个人的思想越复杂,对于物质的需求便越少。”这个人想的太多了!

所以,在芮小丹死后,丁元英发出感慨,说芮小丹 “来去自如,丫头,不简单”。

芮小丹,就是做到了“不执着于任何事物,困了睡觉,饿了吃饭,以平常心对待任何事物。”

那么灵魂归宿在哪里呢?人生价值在哪里呢? 这时候还问这个问题,就“执”了。

既然什么都“空”了,还要问这些干什么呢?

无论灵魂归宿也好,人生价值也罢,都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生存找个理由,让自己能心安理得地活着。

丁元英服膺于芮小丹的“自如自在,随性而为”,称这是境界。

这确实是境界,不过这个境界绕来绕去,还是绕回到了庄子那里, 要么当个逍遥居士,要么混迹凡尘。

总而言之, 丁元英在行为方式上很德国化,然而在内在思想上,还是中国传统思想的那一套,“寓神奇于平淡,化丘壑于心中”,吃饭困觉,随性而为。

是不是觉得丁元英这个人很拧巴?

丁元英本就是个矛盾,而且是很不容易解释圆融的矛盾。

或者更应该说, 作者豆豆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路本身就“拧巴”,她试图在丁元英身上融合两种价值
,既具有实际生活中德国人的严谨与责任,又具有中国人倾慕的率性与自然。

然而两者的鸿沟之上,却怎么也架不起一座沟通的桥梁……

但我仍不愿收回 “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 的赞叹, 依旧欣赏丁元英的思辨和禅悟。

套用小说里面的一句话,“如果非要探个究竟,那便是 着了相 了。”

丁元英,就是德国文化血统下的中国觉者。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7-15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