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文迪传奇过往:睡几个男人就成亿万富婆了?你想得太简单

邓文迪传奇过往:睡几个男人就成亿万富婆了?你想得太简单

窦文涛曾在自己节目里多次提到邓文迪:“不但在凤凰待过,还跟我玩过。”洋洋得意的语气(没有贬义),就像素人提到遇见过哪个明星,很容易让人联想,邓文迪究竟何许人也?能让窦文涛青眼有加?

说起邓文迪,人们最常聊到的少不了这是一个 顶级捞女 ,这是一个凭着爬男人们的床而上位的女人。
从一个长相平常的农村姑娘,到美国上流社会的社交贵妇,她用了大约10年时间。

在巴黎举办的2020时装周上,她以一身独特的刺绣花色长裙秒杀了众多菲林,但人们总是会把目光投向了她的情感状态,邓文迪的情史和她的成功一样,
也充满着传奇色彩。

有人用一句话总结: “前半生为了名利什么男人都能上,下半生有了名利什么男人都能上。”

如果是在10年前,我也会就此浅薄的解读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我越来越了解人的多面性,我学会了暂停对所有人的粗暴评价。

要想充分了解一个人,一定是要追溯她的童年和原生家庭。

在嫁入豪门之前,邓文迪是一个出生在山东济南的普通家庭的女孩。一如很多中原家庭一样,重男轻女。

邓文迪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父母非常希望第三胎是个男孩,所以给明明是女孩的邓文迪,有一个男性化的名字,邓文革。

直到邓文迪读大学,才改了名。

虽然后来邓文迪多次向外界媒体提及她幼时的贫穷,说她很少吃肉,家里没冰箱和电视,但其实她的家境在当时也谈不上太差,70年代的中国,家里没有冰箱和电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但可贵的是, 她从小到大都表现得十分要强, 她身上一直有种想要向别人证明自己的用力感。

她的欲望与野心就是,她要去美国。

很多人都有欲望和野心,但能为自己的欲望和野心买单的太少,付出行动的就更少了。

我的确佩服她的超强执行力,和果决凛冽。 目标明确清晰,魄力勇气兼具,光是这两个特质,已经可以把周围的人远远甩在身后。

她豪言壮语地对父亲说:“出国的学费我会自己挣的,不会用您和妈妈的一分钱”。

1988年,邓文迪在广州医学院还没毕业,就获得了美国加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当她意识到自己可以去美国时,她果断退学。

同学们都不理解这个冒险的举动,难道当一个护士或医生不好吗?会很稳定啊,为什么要这样草率地去一个陌生国家呢?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认知差距。

邓文迪想到的办法就是,她的英文辅导老师(也是她后来的第一任丈夫切利)愿意成为她在美国求学的赞助人。

从广州医学院退学,要到美国加州大学去,但英语不好,邓文迪就托同学朋友帮她介绍英文辅导老师,终于她认识了在广州一家中美合资企业工作的美国人杰克·切利。

当时,邓文迪只有19岁,而杰克已过5旬。

据说光是一年的学杂费都超过2万美金。切利家只是普通的中产阶层,1985年,2万美金,怎么会给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孩?

邓文迪到美国去,也是住在切利家,与他们的女儿共用一间卧室,杰克切利的妻子乔伊斯也喜欢邓文迪。如果乔伊斯对邓文迪没好感,绝不可能和丈夫一起,支持她到如斯地步。

只不过男人对女人的帮助,和女人对女人的帮助,往往带有不同的性质。 所以后来切利和邓文迪搞在了一起,一点也不意外。

都说,邓文迪的发家史,和她睡的几个男人有关。的确,有着莫大关联,甚至可以说她的每段婚恋都改变了其人生境遇。

但却不是简单地靠脸,靠小三上位,就能走到今天的地位。

邓文迪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展示自我魅力的女人 ,这和她从小到大想要向父母证明她不比男孩子差,有着密切的关联。

努力向外秀自己 ,已经成为了她的性格和行为习惯。

邓文迪不止一次说起她的梦想,那就是小时候很少能吃到肉的她,希望有一天能变成富人,天天吃上肉。

可以说,切利提供的资助,是吃第一块肉的门票,也可以理解为“走捷径”,或许这就是邓文迪实现目标的最佳策略。

只能说她太清醒 ,从来没有一刻因为感情,而放弃追求更大的世界。 这和大多数“恋爱脑”女生,的确很不同。

然而,邓文迪和切利的婚姻只维持了两年零七个月,以她出轨戴维·沃尔夫终结。

要到世界顶级学府耶鲁大学去读书,成绩好是必须,常青藤联盟院校还非常重视推荐信。

邓文迪在加州大学的老师布莱克教授,在学术圈有很高的影响力,他愿意用超级学生来形容邓文迪,还说邓文迪是系里最聪明的四个学生之一。

并且布莱克教授还在推荐信中额外加了一句话: 也许,她将在中国的对外开放中发挥作用。 足见,邓文迪的存在感之强。

绝大多数人的成功,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作用, 后来邓文迪和李宁太太成为室友,有运气成分,当然,运气也需要聪明人才能接得住受得起。
由此,让她接触到了很多政界及体育界名人,这个又再次成为邓文迪的人生转折点。

上流社会打开了邓文迪的认知世界,野心再一次被激活。 在耶鲁大学,邓文迪也努力多结交朋友,毕竟那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圈子,周围都是世界各地的优秀学子,
从内在到外在不断修炼自己。

1996年,邓文迪毕业,准备到香港发展。

她买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有碰运气的想法,但没想到还真让她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时任董事布鲁斯·丘吉尔旁边。

如果是你在飞机上偶遇某位大佬,你会不会主动和对方交流,并且还要有本事打动大佬给你一份工作?

自我代入了一下,我认为我未必有这个勇气和信心,即使有勇气打招呼,也未必可以把握好不卑不亢的分寸……

邓文迪在这时,展现出了自己出色的交际能力,她提到了自己耶鲁大学MBA学生的身份,谈到了在学校里所受的精英文化教育,以及那些经常遇见的精英人物。

说好听点,这叫善于自我包装,说接地气点,就是吹牛逼。 在这方面,邓文迪一点也不像普遍内敛的中国人。

从她到李宁体育学院做兼职工作,认识了一部分上流人士,就开始惯用此套路了:

虽然邓文迪只是接触到了有钱人,但她就敢在下一次认识另一个有钱人时,说那谁谁谁是我的朋友。

直到现在,邓文迪的朋友圈真的成了遍布全球各大名流的阶层……

而且在得知默多克新闻集团有意拓展中国市场的信息以后,她说到了自己在中国的生活经历。

其实,那个时候邓文迪离开中国已经14年,极少回国,对中国市场比较陌生,她也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网。

一些人的惯性思维是,邓文迪野心勃勃,想方设法的结识有钱人,爬上豪门老伯的床,但很少有人知道默多克选择邓文迪也不那么纯粹。

默多克属于世界顶豪阶层,邓文迪和他结婚那年,他身家高达400亿美元。马云在2019年的身家为443亿美元,这样对比,应该更直观了。

(默多克邓文迪参加《对话》访谈节目)

1993年,默多克买下香港的星空传媒,也是邓文迪从耶鲁毕业后去的那家公司,就是为了进军中国市场。

邓文迪在星空卫视干了两年多(1998年),才见到默多克,那是一场让所有与会人员都捏一把冷汗的会议。

当时,默多克想知道新闻集团在中国所遭遇的困境,以及要如何解决。

管理层们说的话,大多流于表面,缺乏价值。只有邓文迪站了起来,批评了大老板:“为什么您在中国的策略那么糟糕?”

我想如此直截了当的反馈,默多克已经很久没有得到了,一个拥有6万多名员工的大佬,在听烦了千篇一律的废话以后,他太需要有人打破常规,
尽管他自己也吃了一惊,这是哪个职场愣头青?

但出于礼貌,默多克还是向邓文迪做了简短解释,邓文迪却揪着大老板的话一直穷追猛打,还让见惯了大场面的老默,最后都支支吾吾起来。

高管们大气都不敢出,连默多克的眼睛都不敢直视。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保留领导的面子,是员工的第一要务。

邓文迪说的话,看起来是让默多克有些下不来台,但她并不是职场愣头青, 很少有人知道邓文迪在没遇到默多克以前,年薪已经高达十几万美元。

1999年6月,默多克和邓文迪在私家游艇上举行婚礼,距离他和安娜离婚只有短短的17天。68岁的默多克迎娶了30岁的邓文迪。

豪门婚姻没有纯粹的爱情,也都不是基于荷尔蒙就能做出结婚的决定。

安娜之所以最后同意只拿17亿美元走人,是因为她为离婚设置了一个条件:默多克死后,作为妻子的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除非邓文迪婚后能生个一男半女。

这是安娜做的一个利益博弈,她知道默多克被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同时失去生育能力。

安娜会争取利益最大化,邓文迪也会,她说服默多克悄悄的在治疗前冷冻了精子,为她日后在豪门站位增加博弈资本。

果然,被顶豪阶层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傻白甜。

(默多克家庭关系图)

豪门内部处处是危机,邓文迪清楚的知道她要做的 第一步就是:巩固家庭地位。

她经常去拜访年迈的婆婆,当着记者的面也夸婆婆90多岁了,依然能自己开车。

第二步:要给默多克家族创造更多价值,邓文迪可没忘记她之所以能被默多克看中,和商业计划有关。

第三步:生孩子。传宗接代对于豪门的意义,比在普通阶层家庭更深远,不仅能证明男主人的身体和基因强大,同时也可以提升女人在家族中的地位。

2001年11月,邓文迪试管生下第一个女儿格蕾丝;2003年7月,邓文迪又生了第二个女儿克洛伊。

刚生了孩子的那几年,邓文迪形容自己“既当装修工,又当厨子,还要当保洁员,而且不拿报酬”。

尽管老爷子总是大方地给她各种支票,将私人飞机送给她当日常交通工具,在北京买了四合院给她,她和女儿们住在纽约第五大道834号的顶层豪宅,花了5000万美金装修,但很显然邓文迪一点也不享受当豪门的家庭主妇。

她虎视眈眈的盯着老默的商业帝国。

有野心的男人被另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吸引了,婚后又来压制对方的野心,只能说情感会变化,而利益是永恒的。

邓文迪不会一直“听话”下去,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

凭着默多克夫人的身份,邓文迪跟着丈夫去参加各种顶级聚会,认识像比尔盖茨、巴菲特这样的世界级企业家,并努力与他们的太太成为朋友,建立了强大的太太团,
其中包括约旦王后拉尼娅、法国前第一夫人布吕妮,英国首先夫人莎拉布朗等……

(邓文迪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闺女伊万卡是多年好友,伊万卡还曾是她女儿的信托基金管理人)

一部分人肯定特别纳闷, 邓文迪一个小三应该让世人鄙视不齿,为什么她却能结交到这么多上流社会的朋友呢?

我记得包士山曾经在文中提到过一个细节:
他说耐人寻味的是,对邓文迪持负面评价者,鲜有年收入50万以上的;对她持正面评价者,基本上属于上流社会,别说年入50万了,超千万的都不少。

后来我在好几本传记里也找到了类似的答案, 因为邓文迪能提供给这些上层人士利益,他们认可邓文迪的社交能力,参加邓文迪组织的聚会
或者邀请邓文迪出席上流聚会,都会给整场聚会带来更多的人脉和关系。

(2015年,时尚界“奥斯卡”Met Gala创办“中国:镜花水月”主题活动,邓文迪接受安娜·温图尔邀请,担任此次活动联合主席)

大局、权谋和利益,才是上流社会的运行规则。

邓文迪是个聪明女人,但比起做了大半个世纪商人的默多克来说,还是小菜一碟。

从准备离婚,到后面一整个律师团队来打离婚官司,利用婚前协议、信托基金等措施,让邓文迪只分了两套房产和1000多万美金,还成为离婚经济学经典案例。

邓文迪分的两套房子,一套就是在上文提到的纽约曼哈顿上东区豪宅, 是她请求默多克留给她的。

邓文迪说两个女儿从小就生活在这,已经习惯了。默多克是很疼子女的父亲,所以这套房给了邓文迪。

(邓文迪经常在这套房子里接受采访和拍硬照)

另一套是位于北京故宫东面的四合院,价值也过亿。

(这个四合院购于2004年)

其实这两套房子的价值,已经不是钱能衡量的了。

离婚后的邓文迪萎靡了一小段时间,不过很快就又振作了。她和默多克没有撕过逼,再见亦是朋友。

还在为她的两个女儿争取权益,据说默多克已经答应邓文迪,等到格蕾丝和克洛伊年满30岁,她们就会享有投票权。

(两个女儿在纽约第33届年度“车轮城市午餐”(Citymeals on Wheels)慈善募捐活动中亮相,邓文迪和默多克一起出席。)

如今,很久没有新恋情的她,在2月11日陆续在自己社交平台更新动态。

网友发现晒出的照片中,出现了一位“迷人”的异性。

更有趣的是,在更新这条动态时,邓文迪一边没理网友的追问,一边还特地艾特了这位男士,对方也给她留了一个比心的表情,两人看起来CP感十足。

这样的写意人生,不比随时做好防备状态以备豪门宫斗,要快乐多了?

《红楼梦》里有句话: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很适合形容邓文迪的人生,无论她的故事多么富有争议,已经没人可以忽略她在世界顶级社交舞台上的长袖善舞。

纵观邓文迪的前半生,我认为很难单纯用手段和心机可以概括, 她所处的时代、她的家庭教育、她的性格天赋,还有很多偶然的机遇,综合成就了邓文迪。

如果普通人一定要试图在这样的人生找到什么启发的话,我想是永远都别放弃学习、提升自我的机会,永远都别忘了理清自己的目标,以及尽全力去执行去实现它。

参考资料:

1、邓文迪传记《我只用心做自己:邓文迪的四十年人生信念》、《谜一样的女人:邓文迪传》、《邓文迪:女人趁早要明白》

2、默多克传记《一个人的帝国:默多克的隐秘世界》

3、《扒一扒邓文迪系列:这场豪门宫斗,都闹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幺蛾子?》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5-25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