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播变味了?被何炅黄磊强行煽情的《向往的生活》还能走多远?

开播变味了?被何炅黄磊强行煽情的《向往的生活》还能走多远?

前几天,《向往的生活》第四季终于开播了。这一次,《向往的生活》来到了云南西双版纳,除了地点以外,四位常驻嘉宾无一变化。

第一集播出后,虽然节目延续了前几季的高评分,但也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许多网友说,节目虽然温馨依旧,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第一,感觉就是快乐大本营换到了外景,每个来的人都带着宣传任务。区别是《向往》有通告费,快本没有。

比如《向往4》第1期飞行嘉宾新人张婧仪来,她和彭昱畅主演的《风犬少年的天空》在节目里被cue了至少3次。

前面3季来宣传的明星也不少——沈月和陈都灵宣传剧版《七月与安生》,陈飞宇和何蓝逗宣传电影《最好的我们》,佟丽娅宣传电影《超时空同居》,滕华涛带着鹿晗来宣传电影《上海堡垒》。

而这些,都让观众嗅到了浓重的商业气息,与原本的“田园淡然”相背离。

第二,越来越无聊,聊天尬,没趣味。本来看综艺真人秀,就是为了看明星们除了演戏之外的性情和生活,最起码,也看个乐呵。现在从打发时间的综艺变成了催眠节目。

正如很多观众一开始喜欢《向往的生活》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给人带来的不仅有老友之间相处的轻松和快乐,还有其他节目无法提供的新鲜感。

现在都没有了。

第三,不断增加的植入和宣传。

从第一集就散发出一种“好累啊到底有多少广告植入,念都念不完还要一直和不熟的人尬聊,拜托这一季赶快录完吧我要回家睡午觉了,那才是我向往的生活”的疲惫感。

的确,从第1季到第4季,《向往的生活》植入广告越来越多,《向往4》的植入更是多达14个,客户多,广告硬。

黄磊也在节目中坦言:“今年的植入客户比较多,请观众朋友们多担待”。

但事实上,无处不在的广告植入很容易破坏节目的连贯性和完整性,与乡村氛围格格不入。

其实,《向往4》定位就是一档慢综艺,包含都勾人情怀的元素,比如:田园风光、明星劳动、老友相聚、花式口播、萌宠美食。

总导演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希望《向往的生活》“核心理念是待客之道,有点像综艺版的《我爱我家》。我们希望向往是以单集嘉宾的空降,给蘑菇屋固定MC融合产生新的化学反应,更多强调‘人与人’的故事,包括老友情、母子情等等,内容希望更丰富,笑点更密集”。

但显然,除了第一期宋丹丹的到来以惊人的综艺效果碰撞出有趣的火花,后来可谓高起低落,到了第三季,直接出现“剪辑混乱”的低级错误,让人只好“忍痛割爱”不再看了。

说实话,宋丹丹母子那首二重唱的《心火烧》真是烧脑啊~而后来加入黄磊、何炅的三重唱、四重唱,这个游戏也成了我和朋友私下聚会,活跃气氛的好助力。

《向往4》第一期,嘉宾是周迅,和黄磊算是老相识,两人曾合作过《人间四月天》《橘子红了》。

正如很多综艺喜欢使用的招数——“回忆杀”一样,他们一边吃饭一边回忆了很多拍戏时的故事,但却“中途翻车”,当老友们举杯喊出口号“我们在一起就是向往的生活”时,周迅一脸懵地问,“我们在一起就是啥?”冷场又尴尬。

耿直的周迅跳脱式提问一下子把观众的思绪拉回现实,这只是一档综艺节目而已。真实的乡村生活,远比节目中展现的劳动,更加泥泞、艰辛。

说到底,蘑菇屋也不过是与真实乡村割裂的人工世外桃源而已。

01 带着滤镜的乡村生活

四季以来,蘑菇屋的选址都在风景秀丽,有山有水的乡村。像北京密云、浙江桐庐、湖南湘西、云南西双版纳等地方。黄磊说,录制《向往的生活》实现了一种“又慢又远”的生活方式,那就是“慢下来,去远方”。

说的真好,只能说,符合的仅是城市中产对田园牧歌生活方式的想象。正如前几年大热的“民宿”生活一样,是异化了的山村小资生活。

真实的乡村,没有“采菊东篱下”,没有“小桥流水人家”。

作家顾湘就从上海市区搬到了浦东的一个村子里生活、写作,但是她在散文集《赵桥村》里写道,“我们没有田园生活,我们只有便宜的生活”,一句话戳破了都市中产对田园生活想象的泡沫。

蘑菇屋仅是一个景观化和理想化的居所——会客厅宽敞明亮,厨房锅灶齐全,自家菜园里长满了小葱、西红柿、茄子、小辣椒,专属花园里开满了姹紫嫣红的鲜花,笼子里养着蓝孔雀偶尔开屏,圈里的小羊嗷嗷待哺,巨型奶牛苏苏听着音乐悠闲自得。

明星们在节目里做着热热闹闹的小游戏、吭哧吭哧地下地劳作,终究是加了一层“岁月静好”滤镜的田园生活。

除了上面耿直的发问,上了热搜的还有“周迅穿5万元的衣服干农活”。网友对此说法不一,有人认为周迅身为公司老板,拍戏又如此成功,在经济上一定非常充裕。或许,5万元一件的衣服,对于她这样的身价来说,也可能是普通价位吧。

脱口秀演员梁海源调侃《向往的生活》,“这个节目会找一些明星到节目里种地。没有哪个明星会真的向往种地好吗?因为如果一个明星真的向往种地,他就可以去种地。”

说实话,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一种审美标准,是挺可悲的;如果这个世界每个人都逃离现实活在意淫的世界,挺可悲的。

不过话说回来,能短暂的逃离也是一种本事和能力,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02 想象中的亲密关系

除了提供田园生活想象图景之外,《向往的生活》还搭建了一组想象中的亲密关系。

蘑菇屋四位MC的人物关系设定非常鲜明,负责掌勺的黄磊像是家庭中的爸爸——憨厚、话不多;负责招待客人的何炅像是家庭中的妈妈——细心妥帖,总能把到家的每一个客人招待好,不会让谈话冷场,也不会让客人尴尬;“跟狗赛跑的傻小子”彭昱畅像是家庭中的弟弟——老实厚道又机灵可爱;青涩懂事的张子枫像是家庭中的妹妹——早起背课文为高考冲刺做准备。

坦诚的媚俗和虚拟的高雅,究竟哪个更美好?

我不做评论,终究我们要看的是能否到达“那个想要到达的地方”……

这个世界,病了。

很多人活得孤独,在繁忙的都市里活成了孤岛。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于新一代而言,他们不愿意将就,况且世界上比结婚生子重要的事情多了去,结婚生子不是人生的必选项。

另外,不婚主义、丁克主义、背井离乡独居的人越来越多,疲于社交的“宅一族”也越来越多,有网万事足。

人情疏淡,中国的“孤岛”人群越来越壮大。

越是孤独,对于亲密关系,越是有一种近乎“上瘾”的需求。人嘛,本来就是群居动物。

头脑想像,是最可怕的东西,因为头脑会造出一万种理由,证明自己的想像就是真理。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5-21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