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哭萨顶顶,怼高进土,这位在娱乐圈横着走的乐评人什么来头?

骂哭萨顶顶,怼高进土,这位在娱乐圈横着走的乐评人什么来头?

乐评人,是丁太升的职业,他也屡屡因为点评言辞过于激烈而上热搜。看他的微博发现,日更频率最少不低于一天一条,最高可以一天二十条,内容五花八门,但大部分都可以用“逮啥喷啥”来形容。

用我们的家乡话,就是一愣头青。

可你要是仔细品品 ,他大多说的话,其实 还挺有道理的.…..很多时候他的批评都是“一针见血”!

他自称“黑刀”,不屑于违背自己的认知,做娱乐圈耿直的一把刀。

能看出他对音乐的理解,对艺术的研究,但 不得不说,对于“说话的艺术”,一点都不懂。

但真的是不懂吗?

也许不懂,也许懂,只是不说。也许不需要懂。

不过话说回来,互联网时代的没有人是不被骂的。在乎,也没用!

我佩服丁太升无惧骂名,坚持不懈地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不满,有种孤勇在里面。
但同时也很遗憾,因为这样好的勇气,没有一件温柔的外衣,很多人看不到它诚恳的内核。

就拿上次丁太升说高进唱的歌“土”来说吧,丁太升评高进唱歌很“土”,而高进也没有“任打任骂”,一再反驳,场面十分热闹,整场气氛达到高潮。

丁太升觉得高进的音乐都是一个套路,审美没有提升。高进觉得丁太升不应该用“土”来贬低他,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他出生在农村的土壤,自然产出的音乐也是“土”的。

那丁太升说得对不对呢?

自称私下里和高进是“好朋友”的另一个乐评人,后来委婉地提醒高进,“要扩张音乐审美,走出舒适圈”。高进表示虚心接受。可以看出来,其实大家都知道高进的问题所在,但是没人愿意直接露骨说明。
有的时候真话,真的不好听。

不过,丁太升的“土”也的确用得很不恰当 ,因为高进的歌,之所以火, 不是因为“土”,而是因为“通俗”。
就像后来丁薇点评的,如果要说“土”,那么动力火车就很土,这种土是让我们能听到他生活的一方水土的那种自然。

而早在《天赐的声音》第一期,丁太升就以“毒舌”骂哭萨顶顶上了热搜。

丁太升严厉批评萨顶顶的表演, “僵硬,矫揉造作,毫不生动”,“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萨顶顶”“说她像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涂了五厘米厚的粉,不真实,不生动”
,并与张韶涵、王力宏等现场音乐人进行争论,至歌手萨顶顶落泪。

现场萨顶顶与黄龄共同演绎了一首陈粒的《易燃易爆炸》,这期节目我也看了,只能说黄龄更适合演唱这首歌,她的“妩媚”和“灵动”,“叛逆”和“妖娆”,把萨顶顶给比下去了。

其实,早在之前丁太升就上过《奇葩大会》,他的言论就很有自己的态度,但 为什么没有一石激起千层浪?

第一,可能和没有切实的批评对象有关。没有了参照物,公众也不知道他具体说得什么。
而这一次终于有了怼的对象,那就是现场的那些歌手们。剪辑出一些矛盾和冲突,增加了节目的戏剧性。

毒舌评委在舆论场里本身就是容易走红、吸引大众的注意力。
比如早期在圈内一直被称之为“毒舌”的金星,据不完全统计,曾经因为毒舌上过七次热搜,被人们热议为毒舌女王。

这是件好坏参半的事情,虽然能带来一时的知名度,但恶评和争议带来的知名度一定不会长久。

第二,你要说丁太升的“毒舌”里面没有博眼球的成分,我不相信。这里有节目炒作的嫌疑。

《天赐的声音》虽然力邀了张韶涵、王力宏等诸多知名歌手参加,但在口碑上一直处于下跌的态势,豆瓣评分只有3.6分。而据后来数据显示,当丁太升凭借辛辣的点评先后在2月16日和23日两次登上微博,引发了网友们群情激昂讨论的同时,节目热度也有了相应的提升。

不过对于我们普通大众来说,听惯了评委们的一贯“靡靡好评”,听一听真实的声音也很“涨知识”,听听这些辣评也挺好的。

情商,是这几年的热门关键词。和情商低的人待在一块,很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一句话把人噎死,自己却像个没事儿人。

曾看过一个媒体采访丁太升,“你从来不觉得你跟大众之间是可以沟通的吗?”

丁太升:“人和人没法沟通,我和你也没法沟通,你明白吗?我们现在只能尽量的在一个基于这篇文章的基础上坐这里聊天,否则我们生活中是没有交集的。”

媒体:节目是不是没有人骂就不火,就没有热度?

丁太升:所以呀,导演组都很懂得传播心理学,他们知道一定会有些傻观众跑出来骂。就像是我这次参加《天赐的声音》,导演组能不知道他们这么剪这个叫丁太升的人会挨骂吗?他们太知道了,他们多坏呀,他们多聪明呀。

忽然想到姜文讲的一句话,“站着就把钱挣了!”可惜太多人把这句话的意思曲解了,也践行反了,“挣着钱了,就想颐指气使,高人一等”。中国古话讲“恃才傲物”,但凡有点才华的人都会有些傲慢。但很多人才华没见有多少,傲慢却紧跟着起来了。

姿态放很低的人,反而更加让人尊敬。随意贴标签贬低或者鄙视别人,并显示不了你的高级。

最后,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祝福丁老师,也祝福每一个某方面像他的你我吧。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5-06

更新于

2021-04-15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