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余欢水》:治愈成年人焦虑的良药,从来只有自己

《我是余欢水》:治愈成年人焦虑的良药,从来只有自己

今天的文章,要从我看见的一句话开始说起:

一些梦醒了,就得换上另一些梦,事实上人生每个阶段,都有其适合的美梦。”

这是一位我很喜欢的作家写的,看到后让我感触颇深。

我回复: “年少有梦,人到中年,便没有梦了。做梦是一种能力,特别是白日梦的那种。”

我们很多人都做过这样的一个“白日梦 ”——如果一不小心中了一千万,你该怎么花?

年轻时筹谋得当,该如何如何花费······梦做的真切,仿佛真的一样!

人到中年,连做梦的力气也没有了。

正在刷一部电视剧《我是余欢水》。演员是郭京飞,很喜欢的一位青年演员,这部是他既《都挺好》之后的又一部佳作。

今年开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国产剧,没有智商、情商双高的职场精英,没有帮主人公一路升级打怪的金手指,只有小人物的悲欢离合,阴晴圆缺。

短短两集的剧情里,遭遇情感、事业、健康的多重危机,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惨男主角”。

人到中年的余欢水,人不如其名,一点也不欢快。

自幼原生家庭不幸,堪称“男版樊胜美”,老婆在出轨的边缘试探,工作业绩吊车尾,被上司破口大骂却只能装怂包,最好的朋友理直气壮地欠债不还,自己还被误诊为胰腺癌。

连受多重打击后,余欢水本想绝望赴死,但荒诞的是,他连死都没办法顺顺当当——上吊的绳子都准备好了,楼上突然响起噼里啪啦的装修声。

最后,为了死后给儿子留下更多的遗产,余欢水甚至动了卖掉器官的念头······

这样的剧情,放在话剧或者电影里,是黑色幽默式的荒诞艺术。

但是回归现实,余欢水身上那些被放大的悲惨,不过是无数种中年疲惫的缩影。离婚、房贷、疾病、职业瓶颈、怂······

网上有人评价这部剧,只用了四个字: 人间真实

在这个年龄阶段, 一睁眼周围都是依靠你的人,一回头背后却空无一人,才是最可怕的现实!

人到中年是何种尴尬地步?谈爱已老,谈死尚早。

常常思考一些形而上的东西,比如幸福的意义,思考的同时总会夹杂着对过去的种种的细节的回忆,经常会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每每夜深人静或者一早醒来,翻开朋友圈满满的危机感,独处的时候,有时候也会有一种脊背发冷的感觉。

想一想,曾经那个潇洒走一回的少年,已经被俗世的油盐酱醋磨灭了当初的年轻气盛;

想一想,曾经那个看遍世间繁华的少女,最终还是囿于三尺厨房,成了疲惫的母亲和妻子。

再怎么豪情万丈,人到中年,我们也不得不向生活妥协。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的这份失落,每一个中年人都曾体会过。

年轻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能一飞冲天,可是人到中年发现,自己怎么还是停留在人间?

有了问题,就要解决。那我们该如何度过这不尴不尬的年纪?

47岁的冯唐似乎对中年这件事看得最透彻。

他不仅发明了“油腻”这个精准的形容词,还曾在一档节目中一语道破中年焦虑的实质:

“中年,你已经知道你多少斤两,哪些事你能干,哪些你一辈子干不了,这种时候,你还有什么兴奋点?什么随时被清退的不安全感、拖家带口的疲惫不堪,都不过是一种表象!中年危机,是来自于你内心的一种‘不安全感’。”

长到40岁,50岁,看看身边的同龄人,仗剑走天涯的英雄有多少,庸庸碌碌的普通人又占了几成?

事实上更可怕的是:你早已看透了变化,却不敢拥抱它。

我们常听说“接纳自己”,接纳什么?接纳平庸的自己,接纳自己的平庸。

所谓生活,不过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每一个中年人,终究要学会与自己的平庸,和解。

跟自己的平庸,握手言欢。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4-14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