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柒爆红的背后:会打造个人IP的人到底有赚钱?

李子柒爆红的背后:会打造个人IP的人到底有赚钱?

“李家有女,人称子柒。”这是李子柒的自我介绍。

李子柒有多红?

微博粉丝超过2000多万;

B站粉丝460万,抖音粉丝超3800万;

Youtube粉丝超过了890万,每个视频播放量高达500万,受央视点名夸奖,海外粉丝也对她赞不绝口……

看下面这幅图,一大票网友等着她“复工”……

网友称她为“东方美食生活家”,而李子柒“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出现了很多模仿她的博主。比如“韩版李子柒”,“俄罗斯版李子柒”,“男版李子柒”……

2019年12月,她上了《中国新闻周刊》,被评选为“2019年度文化传播人物”。

李子柒的爆红,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农村姑娘逐渐自我品牌化、个人IP化的过程。

有网友力挺李子柒,“有的网红一天一个视频,而李子柒一个视频至少三个月,这就是她红的理由”!

她确实沉得住气,耐心打磨内容。 视频虽只有十几分钟,但时间跨度比较大、制作周期比较长,展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农业生产模式。
被央视点名,曰:“提供了一个窗口,让我们和世界更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

虽然李子柒更新慢,但是很多人愿意等!

用心、有态度的作品,谁不喜欢?

人世间的很多道理,都是相通的,《天道》里丁元英有一句话“世界上最大的商业神话,无非四个字,脚踏实地。”

但随着李子柒的爆红,网络上出现了质疑的声音。

在B站,有人用弹幕吐槽她的故宫酱卖得贵,不如老干妈!

底下一片弹幕刷过: 那你这辈子只配吃老干妈。

当然,任何一个公众人物,都没办法得到所有人的喜爱,但是 当必须喜爱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去研究不喜欢她的人是为什么,就变得有意义了。

除了李子柒被酸年收入1.6亿,李佳琦也曾被酸买豪宅。(双方皆辟谣)但一些铁粉坚定不移地支持李子柒:“人家不偷不抢,凭本事挣钱,有什么可黑的!”

的确,有些人只看见别人的成功,却没看到他们背后的努力和辛苦。

一位知名博主说:每个行业做到前2%的人都能赚很多钱,不要讲得好像别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就是靠搜刮谁的钱包一样。

说实话,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一种审美标准,是挺可悲的;如果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对成功的人恶语相向,挺可悲的。

总而言之,怼李子柒的话题,无外乎“你有团队”“摆拍”“太假”“不是真实的农村”等声音。

知乎上有个热门问题,“李子柒和华农兄弟哪个是真实的农村生活?”

排名第一的回答是: “醒醒,你向往的不是农村,是一池一院完全不输城里的田园小资生活!”

的确,正如上文所述,李子柒的生活其实并非真正的田园牧歌,不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她的视频是一种 异化了的山村小资。

传统中华里的田园是隐世的,是无欲无求的,不会在这些外物上如此花尽心思。终南山苦修是中国隐世文化的极致,那里不会有这些。

而在李子柒的作品里,她所使用的 所有器皿都非常讲究 ,是各种不同尺寸的陶器;雪天,她会 穿着袍子在家里做菜,虽然那个袍子看起来非常地不便……

有人要说,“拍视频嘛,必须要有一定的美化。” 这无可厚非,但是美化也要还原。
《鹤唳华亭》里的女公子晒书时还要用襻膊(一种挂在颈项间,用来搂起衣袖方便操作的工具),何况厨娘?沈从文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宋百马图中马夫》写:“
宋人记厨娘事,就提及当时见过大场面的厨娘,用银索襻膊进行烹调。可知它是宋代劳动人民为便于操作而发明的通用工具。”

既要田园牧歌,却半路拐向山村小资,小资起来又不符合古代中国的美学传统。这是李子柒被不喜欢的理由之一。

对于李子柒,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实在是一件太正常的事,毕竟互联网世界,从来都是泾渭分明。 有偏好,但没有对错。

但有一点,也是最无法逃避的, 李子柒用流量变现! 惹怒了一批人。

网红导流至淘宝卖货,是网民们非常熟悉的路径,但为什么李子柒不行?

其实还是上文逻辑, 李子柒的视频有多自在清淡,她卖货就有多自相矛盾。

截止到目前,李子柒旗舰店的粉丝数达到近300万人次,店铺内产品总销售额超过2亿元……

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在其个人公众号表示:在这个行业“大捞一笔”的诀窍,从来不高深复杂。个人品牌就是个人IP,也就是一个人的个人影响力。越鲜明,越成功。

李子柒曾经在访问里说过,自己视频之外就是一个女汉子,不化妆也没有上镜这么讲究,但她的视频的确是纤尘不染的,就算是炕上生火脸也不会有一丝漆黑。既然要做仙女,就不太好公开“恰饭”。

这正是她作为一个仙气IP的不可调和之处。

坦诚的媚俗和虚拟的高雅,究竟哪个更美好?

我们不做评论,终究我们要看的是能否到达“那个想要到达的地方”……

看了她的视频,让人明白了“活在当下”“烟火日常”的力量。

海子写:“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写完这首诗后的两个月,他就卧轨自杀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对幸福的定义如此平凡、质朴:“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

李子柒的语言和她的视频一样, 给人一种安静的力量。

所以屏幕前的我们,在她的视频里感受不到焦虑。

她的视频里有诗歌和远方,让我们看到最多的是当下的宁静和心安。

来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卓玛,是个在高海拔地界长大的藏族姑娘。

97年出生的她,原本与丈夫一起在稻城以打工为生,由于高原地理环境的限制,每年有大半年的时间,他们都只能赋闲在家。等到春天来临的时候,他们会前往高山挖虫草与松茸等高原特产。

一个偶然的机会,夫妇俩接触了快手,在那之后,卓玛迷上了用拍视频的方式记录家乡风光和采摘趣事。通过她的镜头,对高原雪域风景感兴趣的粉丝们得以大饱眼福。
和李子柒一样,卓玛也是每天发布一些自己的“日常”。

人生终极意义,无非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暖融融的所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同样的,李子柒的视频为我们编织了一个炊烟袅袅的远方。

之所以心向往之,因为身不能至。

对此白岩松发话了:

有人说,“摆拍”、“假”、“净挑好的”,可是除了纪录片,电影大多也是假的,却不妨碍人们真的被触动,并且真的喜欢,过高的评价或过低的质疑都不一定对,微笑着鼓掌是最好的。

我从来不相信她的视频是真实的乡村,我相信的是,她能唤起美好的记忆。 它恰好向我们提供了一个与世外桃源的距离,
但又不至于像天堂一样遥不可及。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奶奶家度过的宁静安详的日子。

一个成都的朋友说她看李子柒没感觉,因为她童年也在那里长大,她也插秧捉鱼,老家也有湖光山色。

人们有时候的确喜欢雾里看花。有美感,又不至于威胁到现有的生活。

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翻开国内外评论,发现人们喜爱李子柒的理由出奇地一致。

不禁让我陷入深思: 这种反差是不是也暴露了我们长期的文化不自信?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3-26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