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从小白领到女总裁,肖亚文逆袭全靠这七个字,值得一学

《天道》:从小白领到女总裁,肖亚文逆袭全靠这七个字,值得一学

《天道》这部电视剧为什么受那么多人的热捧?

从世俗的角度来看,它就是一部关于商界权谋、成功学的作品
。尽管我也不愿意这样解说,但不得不承认,要不为什么有作家称它为“商界圣经”。我个人更偏好研究它关于“道”的层面。如果有兴趣可以点击原有链接《天道》: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究竟是什么?

今天索性谈一谈里面的一个鲜明的角色人物——肖亚文。

之前我就说,《天道》这部电视剧最可惜的就是被删减了。

和谐后,让你单看电视,有些不知所云,云里雾里。这样,原著与电视剧一参照,仿佛就“开了一扇窗户,看见了和以往不一样的东西”。

曾经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修行人对我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人,能看到的东西,只能是他心里有的东西。”

这里包含很多隐藏的东西,一个人的教育程度、家庭背景、文化气度、悟性、觉知,决定你能看到什么。

比如说,肖亚文有一次在酒桌上说的话,足以见这个在北京北漂的小白领的认知水平。这段在电视剧里就被删了。

芮小丹和欧阳雪来北京帮忙新成立的公司找音响位置,自然找了熟悉北京的朋友肖亚文,肖亚文帮她们料理完音响店和仓库的一系列相关事宜。韩楚风、马经理攒和着相关人等一起吃个饭。

她们来到“老庄稼汉烩菜馆”, 这是韩楚风的智慧 ,这里既没有路边小店的过分简陋,也没有商务宴请饭店的极度奢华,特别适合家庭聚餐或朋友宴请。

吃了一通烩菜,喝了几轮酒水,肖亚文放下筷子说:“韩总,今天大家都很高兴,我也有几句话想说说,说得不好请韩总指正。”

韩楚风说:“喝酒聊天,扯到哪儿算哪儿,你说。”

肖亚文说:“记得有一次丁总(丁元英)请韩总吃饭的时候酒桌上闲聊,我问丁总,为人处世怎么才能做到恰到好处?丁总说,恰到好处是‘正好’,‘正好’是假的,不是究竟本来,是假的就立不住。我不懂,就问他是什么究竟本来?他说‘一切’。我还是不懂,就说你就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吧。丁总说了一句话,七个字——‘
随缘、惜缘、不攀缘’ 。这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也听懂了,我一直记着。”

也正是这七个字,让肖亚文受用一生!

上一次小丹来北京,韩楚风接待了她,肖亚文也来了火车站,远远地看见了,转身走了。

她说,那时她要是上前走一步,就是“攀缘”了,所以转身去上班了。“
今天机缘巧合,有幸大家坐在一起,本来是我请朋友吃饭,可转眼之间我就成了跟朋友混吃的一双筷子。如果是“随缘惜缘”的本来,我希望韩总能给我一个请朋友吃顿饭的机会。”

韩楚风感慨地轻轻一拍桌子,说:“没有如果,本来就是,今天你买单了。”

连芮小丹一开始的那股“蹭韩楚风吃喝”的不可言喻的不畅顿时也烟消云散了。

看看肖亚文的几句话说得多么有水平,一箭五雕。

一、收获了韩楚风的另眼相看;

二、赞扬了丁元英,是个忠心又灵动的好下属;

三、抚平了芮小丹心中的不畅快;

四、成功跻身韩楚风、正天大厦的马经理一等人的行列,有了下次说话的机会和人脉。

五、一席话“收服”了欧阳雪,这个在后面欧阳雪卖格律诗公司做了很好的铺垫。

如同下象棋,有人能看到之后的七八步的可能性,有人只能看到一两步。

还记得,故事一开始肖亚文飞到德国去找芮小丹,让其帮忙照看丁元英,而且亚文当时对于丁元英的定位仅仅是连朋友都算不上,仅仅是 保留“一扇窗”

自费飞德国去干一件毫无回报的事情 ,恰恰证明亚文是个很 “惜缘” 的一个人。

有一点纠结了挺长时间,后来读了原著,也算想明白了。

这件事的动机,真的如其所说的因为芮小丹在古城,恰好地方匹配?

芮小丹和丁元英都有德国留学的经历,而且都属于得“道”之人——芮小丹也深具慧根,随性高洁,思维独立,包括最后没被炸死,自己开枪自杀。

做这件事情前,肖亚文肯定会想到他俩可能发生的事情,事实上亚文也想到了,才会提醒小丹:

“千万别对这种人动心思,一旦动了那种心思你就算把地狱之门打开了,除了自己受折磨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之前的动机没必要去想了,亚文之后的林林总总事情已经能够说明她是怎样一个人了。

借用清代王永彬的《围炉夜话》中的一段话来收个尾,“ 淫字论事不论心,论心千古无完人。孝字论心不论事,论事万年无孝子。”

有些事情看事,有些事情看心!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20-01-06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