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淹没的一部好电影,黄渤和沈腾演活了

被淹没的一部好电影,黄渤和沈腾演活了

差点漏掉了一部好电影《疯狂的外星人》,本来我也是抱着看“烂片”的态度去看的, 冲着里面有黄渤,最起码看一个好演员演戏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因为“外星人”“科幻”“穿越”这样的话题,很容易就大而空,没有什么看头。

《疯狂的外星人》不是硬科幻电影,虽借来刘慈欣的《乡村教师》外壳,但故事翻新;特别和同期“中国首部硬科幻片”《流浪地球》比,它不高精尖,没恢宏设定。也没有要站在宇宙尺度探讨危机面前人类命运与共严肃命题的架势。

相反,它插科打诨,戏谑活泼,是个黑色幽默的喜剧。同时那些违背常理的桥段,荒谬又天马行空。

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几点,我觉得很耐人寻味的几个细节。

从大的基调看,整个片子都处于一种怪诞、超现实甚至疯癫的氛围中。科幻、枪战、杂耍、相声等类型片的元素交织在一起,交响乐与京剧伴奏共处一室,弥漫着市井气息的破旧、杂乱的老城区里两个小市民与来自“高等”文明的外星人共同演绎了一出当代中国的绝妙喜剧。

没有奇观化,也没有刻意设置多么高尚的道德情境,而是 以黏稠、粘连、胶着的现实,借助作为戏剧情节转折的偶然性,展示了电影的多重样貌……

01 眩晕

里面有一个场景是,黄渤拿下外星人头上戴的黑环带到自己头上,紧接着一阵眩晕,身边的一切事物都有异动,就两秒,黄渤就拿下来了。他受不了这种眩晕。(几个表情和动作,黄渤都演绎的自然又充满设计,这就是好演员)

话说,宁浩有意将外星人的体型设计成猴子的样貌,外星人也不断重复自己是“高等生物”,但在耿浩眼里,它就是猴子一样的低等动物!高等生物竟然拥有和低等生物一样的体型,这当然给耿浩的误认提供了条件,但
假如这个外星人拥有另外的形象,耿浩就不会误认吗?

用大飞(沈腾)的话来说,耿浩“的眼睛里看啥都是猴”,
耍猴是他的生活来源和精神寄托,也是他唯一能控制的事物,在他尝试着戴上外星人的头环时感到的眩晕证实了这一点,对于他无法控制的事物和力量,他的感觉只有眩晕

这种眩晕,我们都很熟悉, 第一次见识到大都市的繁华的时候,在低圈层的人第一次接触所谓上流人群生活的时候,是父母第一次摸到智能手机而不会使用的时候……

这是遭遇现代科技的巨大冲击时,人们做出来的最朴素的反应!

转移这种眩晕并使其得到理解的方式,就是将比自己更强大的文明降低到比自己更低级的形态,将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或者毁掉,或在我们的周遭寻找类似的物,来掩盖这种差异可能造成的动荡和不安

而电影里,耿浩(黄渤)把外星人驯成猴,迅速冲淡了这种眩晕,也使获得了优越感和自尊心。

就像《大佛普拉斯》里的肚财,每当他完成了一天的捡破烂工作,他就跑到菜埔的值班室里看看色情杂志,聊聊天,生活在无聊与压抑中,无望的流逝。
不是因为肚财多喜欢菜埔,而是只有在菜埔面前,他才能找到一点自信。

在这里,“ 低级动物”穷人们的自尊和自信,只有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才能蹦出来。

02 阶级身份

值得发现,外星人、美帝精英、市井百姓、猴,天然地构成了一条鄙视链。
而让每个角色轮流当“猴”,轮流“耍猴”,不断地完成草根对精英、动物对人、被压迫者对压迫者,“低端”文明对“高等”文明的反扑,于是,
鄙视链条首尾咬合,形成一个闭环

荒诞不?荒诞十足!但是这种荒诞一方面满载笑点让你开怀,另一方面 又透着黑暗的底色:对阶级身份意识的无情嘲弄与众生平等的另类揭示。

到最后,这种黑暗的底色也折射出光芒来,那就是生命的哲学: 哪有什么阶层优越,管你皇帝还是庶民,众生平等罢了。

宁浩爱用小人物的故事来铺垫出一出嬉笑怒骂皆是人生的故事,从《疯狂的石头》到《疯狂的外星人》,它们都是小人物,生活充满大大小小的不顺。
可即便阶层固化,很多人依然坚守尊严,努力追寻生活的意义。

有人说,“ 宁浩的电影宇宙,总弥漫着这种底层情结与乡土况味。”

这和他自已的人生经历和他对人生的思考有关。

03 中华神功

当外星人最后要离开地球时, 它的桀骜已经被白酒驯化成了圆滑 ,如他所言:“都在酒里了。”

这种圆滑是中华文化的幸运抑或不幸呢?

外星文明与地球文明建交的方式竟然是“酒桌文化”?酒桌上的圆滑、世故、贿赂。联系到电影中的插曲《中华有神功》,真正的神功不就是这圆滑和贿赂嘛!

大飞面对美帝精英一口一个“大哥”,频频递烟,宁浩借这部电影中
展示了它的可笑之处,也展示了它的可悲之处,而正是这两者相互渗透的运动,构成了人性最丰富的内核。

电影末尾耿浩拯救地球的方式,是递给猴子它最爱的香蕉,正是猴子向香蕉(恩惠)的归化成为电影的高潮,耿浩接着自言自语到:“我就是个耍猴的,只会耍猴,欢欢,给你爹鼓掌。”

这是最温暖的部分,也是最悲凉的部分, 对小人物来说,香蕉这样的小恩小惠是自我保护和获得机会的最佳方式
,无论是耿浩给外星人斟酒,还是大飞给外星人人民币,或给美国特工递烟都是它的表现。

这些猥琐的小恩小惠成为不同阶级或阶层之间相互沟通的文化桥梁,借此所建立起人情关系,这是中华文化的一大特色。

04 宁浩的民族情怀

宁浩的民族情怀从沈腾嘴里的那句台词里说出来:“犯我地球者,虽远必诛。“是不是很熟悉的味道?如果说这很牵强,那一味的玩弄那帮美帝精英,就很明显了。美国佬毛遂自荐担当大任细细品味曾游历过消化系统的基因球尝出“胜利的味道”,电影最后,还开着“高科技”的飞机带着“低科技“的铜锣去消灭“外星人”……

作为一部黑色幽默的电影,能涉及到哲学的层次已经不易, 更何况宁浩虽然是拍文艺电影出身,但一直把自己作为商业电影导演。

有人评价宁浩:“商业是他的外表,深意是他的内涵”。

但他自己却说:“拍电影只是混口饭吃,没有那么高尚”。

不客气的说吧,这样到底是拍文艺的高质量电影还是商业片?是很多导演拧巴的地方,而拧巴的导演带来的作品也会在一定时间内越来越拧巴,陈凯歌,张艺谋都是这一类。

当然,《疯狂的外星人》或许只是想图各位看官一乐,从这一点上宁浩是成功的,我最喜欢宁浩的就是这一点,无论成品如何,就算只把他的作品当作一部纯喜剧来看,那也是非常优秀的,电影的笑料很足,
这么苦逼的现实生活,谁不想开开心心的?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9-12-24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