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财禽兽事件: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

上财禽兽事件: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

2019年12月6日晚8点,“莫愁江湖”发表一篇名为”上海财大会计学院已婚知名教授钱F胜在校园里公然将女学生锁进车内性骚扰“的文章,里面的录音和微信聊天记录不堪入(耳)目,并同步推送至微博平台。短暂发酵后引起轩然大波,舆论反响热烈。

为什么钱某能在上财任教33年,多次被评为“我心目中的好老师”?职称副教授,却做出如此畜生的行为?

“法力无穷”的网友接着深扒,除了教授会计,老钱还同时兼任中国建材、汉钟精机、ST东电、东富龙、同济科技等5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
每年分红百万,拿钱到手不软!

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如果不是网络上的新闻实锤,真的不敢相信: 一个大学的教授,竟然能四处走穴,到处敛财?

如若不是此次事件中高校名气的加持,可能这又会像诸多性骚扰事件一样惊不起一丝波澜……

虽然事件一经爆出,上财就在第一时间就公开发声说明已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 但这也不妨碍其他资本打压这件事的热度。
资本运作后,12月7日早上10点前,微博,知乎等各大知名平台关于此事的消息均已不在热榜之上,只有准确搜索“上财钱逢胜”才能找到相关消息。

细思极恐,其实这才是我们最害怕看到的现象。

面对“有财有势”的精英人群,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原谅笔者也无法厘清。

事发之后,网上有个人发帖称:早在以前被请吃饭的时候就想过举报,
只怪自己和同学太懦弱了以为他可以只手遮天。敬佩女生的勇敢和理性,很开心能看到老钱翻车的这一天。

有人评: 钱逢胜,他不是一个人。当然他也不是一条狗……他是个社会现象。

深以为然。

事实上,你这一生将遭遇的,绝不止钱逢胜一个人。只要你处于博弈弱势,对方一枚公章,笔尖一抬一落就能决定你的命运的时候,总难免遭遇这种人。

我们与恶的距离,仅有一念之差。谁的念?恶人的念。 **难道仅凭着恶人们“慈悲”“善良”一回,来保全我们自己么?
**

此事件一出,网上便迅速崛起“女性怎么搏斗色狼”的自卫摔跤视频,正如高以翔事件后一则“学会4分钟急救”视频一样,
人们看看,忘了,网络的记忆就是这么短……

一位男性朋友跟我说,他觉得女性是社会的弱者,是很“可怜无助”的群体……作为独立女性的我怎么能容忍得了这么“歧视女性”的观点,奋起一驳。然而,他只是笑笑,说了句“真的如此”。再对应上财的这次事件,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有人说,从受害者曝光的聊天记录看,她一直都没有明确地拒绝钱逢胜,这就给了钱逢胜可乘之机。也正是
因为受害者前期的妥协与所谓的“委婉拒绝”的方式,导致了最终的恶果。

一般而言,排除陌生人突发性强奸或猥亵,容易被性骚扰或者性侵的受害者 通常是性格比较温和,处事也不过度尖锐的人。
加害者在前期聊天充分了解受害者的性格与家庭背景,专拣软柿子捏……

受害者在事发两周后去医院检查,确诊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抑郁。 考上上海财经大学的研究生本来是让人生充满阳光的事情,谁知却会让自己陷入黑暗。

说到底,钱逢胜不过是体制上的一枚螺丝钉。 正是体制的设计,给了他暂时的博弈优势,但如果离了体制,他就什么也不是。

虽然学校已经自行清理门户,下一步 就看警方的取证,能把事情公平到什么程度了。

最近在看薛兆丰教授的《经济学讲义》一书,里面有几个关于 “科斯定律” 的案例:

“从前的火车都是烧煤的,烧煤就会喷出火星。有一辆火车路过一片亚麻地,农夫把700吨亚麻堆在了铁路边自己的农地上。这亚麻是农夫的,铁路边的农地也是农夫的。亚麻放在农地上,没有碍任何人的事儿,但是火车经过时喷出的火星把700吨亚麻给烧了,铁路公司要不要赔偿?”

几个例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方伤害了另外一方。
对于大众而言,答案是非常明显的,伤害者当然要对被伤害者做出赔偿,同时,我们还要限制伤害者对周边居民、周边环境继续造成伤害。

但是呢?

依照“科斯定律”,在火烧亚麻案中,如果铁路公司要负全责,铁路公司就得想尽办法,防止火车喷出的火星烧着亚麻:要么在铁路沿线修筑起高墙;要么跟沿途所有的农夫达成协议,多买他们铁路边上10米的地,好让农夫不把亚麻堆在靠铁路太近的地方;要么干脆让铁路改道,等等。但
这些做法的成本都极其高昂。

而社会的运行规律是,谁避免意外成本最低,谁的责任就最大!

这就是社会成本问题以及科斯的洞见,科斯也在1991年拿到诺贝尔奖,于经济学术而言,我们当然高兴这样的洞见。

悲哀的地方就在于,这是世界的真相和事实:

从来,只有舆论和良心是站在弱者的一方,社会的运行规律都是在“规避伤害”。
这次惩罚了钱某,就不会再有金某银某出来作恶了吗?女生们都保护好自己,不穿露脐装不穿短裙就是不被色狼盯上吗?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9-12-10

更新于

2021-04-15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