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亮寇静离婚:为什么夫妻共患难易,共富贵难?

张亮寇静离婚:为什么夫妻共患难易,共富贵难?

#张亮寇静离婚#一大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官宣惊住了。

张亮发文宣布了与妻子寇静离婚的消息:“我与寇静于2017年已办理离婚手续 ,只是家庭内部意见,孩子也一直一起抚养,希望大家不要过于猜测! ”

原来,2017年两人就已经离婚,离婚两年了。2013年张亮带着儿子天天登上《爸爸去哪儿》爆红,随后2015年寇静怀上二胎再生一女儿,17年离婚,太突然了太魔幻了!

张亮和寇静都是服装模特,两人在2003年通过别人介绍相识相恋,在一次村长李锐采访天天的对话中,我们发现张亮的家庭地位:
家里最听妈妈的话,妈妈排第一,天天第二,狗第三,爸爸第四, 那个时候妹妹还没有出生。

每个孩子都希望永远跟自己的爸爸妈妈在一起,看张亮凝重的表情,想必也是考虑到孩子,才2017年离婚后依旧一起抚养孩子的吧。

张亮自己在一次采访说,自己曾经在在餐厅后厨工作5年,也做过很多其他的工作,第一次做模特挣了500块钱,那时候就觉得“模特挣钱真多啊
”,才开始通过上模特培训学校正经做起模特来,认识了寇静,两人在北京的日子和现在很多北漂一样, 交不起房租住地下室
,困难的时候,一连吃好几天的方便面。自从有了天天,日子才慢慢好起来,后来带天天参加了爸爸去哪儿,没想到
“一夜成名”,身价暴涨,再走秀身价是之前的十几倍。

张亮在大众眼中,一直是暖心父亲、帅气模特的形象。 如今离婚,确实让人震惊,毕竟大众对于离婚的认知,就是“不光彩””不幸福“。

我们都说患难见真情,在男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女人无怨无悔跟着他。那时的日子苦不堪言,家徒四壁,捉襟见肘,吃了这顿愁下顿。
但是两人之间的感情却固若磐石,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男人感恩女人的不离不弃,会加倍对她好,更想给她筑造一座流光溢彩的城堡。对于女人而言,只要看着对方宠溺的眼神,即使啃着白馒头,也觉得满心欢喜。
在糟糕的环境面前,两人同甘共苦,携手并进,为搭建彼此的家而不懈努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艰苦奋斗,简陋的出租屋换成了偌大的小区房,残羹冷饭换成了美味佳肴,寒碜的氛围换成了高档的格局。以前每分钱都要精打细算,现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以前抽屉里永远躺着可怜的几张纸币,
现在身家过亿,车子,房子,该有的都有了。

那些苦苦支撑的日子终于熬出头了,千辛万苦,似乎等待的就是这一刻。结果,却分道扬镳了……

为什么两人住很脏的地下室的时候没有分开,如今日子好过了,物质丰富却反而劳燕分飞了呢?为什么夫妻共患难易,共享乐难?

我有一个朋友,和丈夫刚结婚时,也是租的地下室。因为物质的匮乏,她和丈夫同心协力,共同打拼,开创事业。那个时候虽然不算太富有,打拼也很艰苦,她说,反而不会觉得孤独和痛苦,反而有一种默契,一种共同赚钱,共同致富,共同营造美好生活的理想。在满足了物质层面的需求之后,开始感觉到精神和心灵层面的需求十分匮乏。

有些夫妻共患难却无法共享乐
,金庸和他的第三任妻子朱玫也是如此。在金庸失恋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朱玫像急时雨般出现。她是金庸在报社的同事,见他离婚之后失魂落魄的,就经常陪他聊天,讲笑话逗他开心,照顾他的生活,让金庸很快振作起来。

两人一起创业创办《明报》,在一起创办《明报》期间,缺少人手,朱玫就主动请缨担任记者,风里雨里奔波在一线,在最困难的时候,甚至变卖自己的手饰帮助《明报》度过难
关。

朱玫为创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两人患难与共,尝遍了艰辛, 两人也相濡以沫的甘苦,共同创业的激情,那段日子是两人最甜蜜的时光。

后来《明报》发展迅速,金庸声名鹊起,财富地位随之而来。但就真验证了那句:可共患难,却无法共安乐。

朱玫性格强势,事事喜欢管束丈夫,可是金庸正在春风得意的当口,不愿受约束,两人经常争吵,裂痕越来越大。

后来金庸出轨了一位小他29岁的林乐怡。晚年时,金庸惭愧地说:“我不是一个好丈夫,我愧对她。”不知,九泉之下的朱玫,是否稍感安慰?

我们都不喜欢听到这样的故事。有难同当,有福却不能共享,分道扬镳的患难夫妻最让人扼腕叹息。

这样我想到了“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需求分为五种,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分别为:生理上的需要,安全上的需要,情感和归属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

马斯洛认为,当人满足了“生存需求”之后,就会向更高的精神层面追求。如此,不难理解,为什么人们常说“夫妻共患难易,共享乐难”
。患难能见真情,平淡却有可能消磨掉感情。

**这句话也让我们思索,贫贱夫妻在满足了物质需求之后,该如何共同经营和适应富裕的生活模式?该如何满足精神层面的高级需求?
**

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的朋友一样不明白,为什么生活好起来了,反而却丢掉了最珍贵的情感?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9-11-29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