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究竟是什么?

《天道》:丁元英说的“文化属性”,究竟是什么?

之前也写过一篇天道的文章 《天道》:坐井说天阔 更篇宏观和普世一些,今天这篇文章主要想解析两个概念:文化属性和爱情。

很多人把天道当做商界权谋来看,当做成功学来看,以点概面了,它的内核是一个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讲的是一个有趣又无趣的男人爱上了一个漂亮女人,并且送给这个女人一个特殊的礼物。什么天道,什么文化属性,什么扭转乾坤的商业权谋,都只是个附属品罢了。真实内涵在于,造物主给的那颗赤子之心。

很可惜电视剧的《天道》是删减版的,或许 我也是“着了相”想去究竟里面的“文化属性”到底是什么?
所以,买来豆豆的原版《遥远的救世主》来看。一字一句的对照,加上电视剧王志文老师的演绎,去参悟,去猎奇。

光看书本得来的想象是很难具象的,光看电视剧得来的理解是片面的(尽管这部电视剧的还原度极高,已经很难得了)但是,一些关键的点还是被“审核”而和谐了。
和谐后,让你单看电视,有些不知所云,云里雾里。 这样, 原著与电视剧一参照,仿佛就“开了一扇窗户,看见了和以往不一样的东西”。

01

先说一下到底什么是“文化属性”?这个 神乎其神,被冠以“文化密码”,谁破译了文化密码就能在中国的股市开箱取钱的神秘理论到底是什么?
第一次这个词出现是在韩楚风与丁元英在酒店把酒深谈的时候。这场面本身就很激发人的猎奇心,一个年薪60多万,在私募基金一把挣了188马克的总裁,和一个操纵两个亿又挣了两个亿的“奇人”,两个人的谈话,能说些什么话呢?他们是我们平民触碰不到的阶层,却更能激发起我们的好奇心。

“我们这个民族总是以有文化自居,是什么文化?是真理真相的文化弱势文化?是符合事物规律的文化还是违背事物规律的文化?任何一种命运,归根结底都是文化属性的产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是丁元英第一次提到文化产物? 是不是听得云山雾罩,仿佛只有韩楚风能明白他在说什么,一饮而尽把被子往桌上一蹾,“文化属性这个词提的好,点题。”

再往后一次深谈“文化属性”,是和芮小丹在功夫面馆吃饭的时候,有些对话,电视剧里是没有的。

丁元英说,“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客观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世主的文化。”

结合整部小说的剧情,我们明白了,丁元英和韩楚风,他们都懂得经济学,操纵社会一些有形的无形的一些资源,他们就是强者文化,而冯世杰和他的乡亲们是弱势文化,弱势文化拜神拜佛拜基督,期望能破格获取,倚仗的是强者的道德同理心和共情,来帮他们一把,是她们的救世主。

丁元英说,“文化属性无所用,无所不用。”文学、影视的创作如果能破解更高思维空间的文化密码,那么她的功效就是启迪人的觉悟、震撼人的灵魂,这就是众生所需,就是功德、市场、名利,那个暴利不是我决定的,不是由人的主决定的,众生会自动就把他口袋里的钱掏出来,由不得他不掏,支配人的价值取舍行为的那个东西,就是文化属性。

再对比芮小丹与王阳明的谈话,
芮小丹说王阳明不是好汉,他是一个自认为自己是强者的弱者,因为他们的组织在破格获取,从法律上讲是犯罪,从文化属性的角度讲,就是弱者!

丁元英是一个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人,他能读懂社会的运行规则,更懂得人性。 酒醉醺醺,丁元英感慨,
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世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种期望是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
也真正点题,为什么这部小说叫“遥远的救世主”。说实话,很认同, 作为众生的我们,谁没有想过有一天,天上会掉馅饼?说不定会中彩500万呢
,在还没中到500万前,已经开始考虑怎么花这500万了。说到底,还是文化属性使然。

冯世杰、刘冰、叶晓明就是三个普通人,他们期望着被破格录取,期望着天上掉一个大馅饼……

02

芮小丹在去了一趟北京见韩楚风, 明白了什么叫阶层,
她和丁元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冯世杰和丁元英也不是一个阶层的人,冯世杰们有自知之明,他们在故意的想和丁元英牵扯上联系。靠的就是芮小丹,一个企图接近丁元英的女人。
其实,她完全低估了自己。
先不说她也有德国居留、维纳斯酒店50%的股份、一套别墅这些物质条件,单凭丁元英对她的评价,就能知道这个女人并不一般,一摞的证书证明着她“勤奋、好学、超出一般女子的胆气”,她的悟性和天分也是极高。

她慢慢领悟丁元英说的那种“文化属性”,她明白丁元英迟早有一天会离开
,就像肖亚文说的“是女人,就有贪嗔痴,没有贪嗔痴的女人是天国的女人…..”她就是那个天国的女人,她并不难过和羁绊丁元英的离开,只想好好把握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同时,她又脱离不了世俗女人的需求,她想多留他一段时间,想要个念想,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故事,才有了这个礼物——一个商业神话。

芮小丹说:“古城是留不住你的,我也没奢望天长地久,给我留个念想,让我知道你曾经这样爱过我,我曾经这样做过女人,别往我的回忆都留在床上。”

在我看来,电视剧里的芮小丹的扮演过于“具象”“平和”了,小说里的芮小丹更果敢、更具魅惑力。从肖亚文对她的评价“腰细腿长、胸高屁股大,再加上冷艳气质”,显然,左小青并不太符合芮小丹的形象。当然这是题外话。

为什么我说电视剧需要和书本参照着看?
因为电视剧把芮小丹作为女性属性的独特魅力,削弱了。关于男女之间的情爱话题给删减了。听肖亚文、芮小丹、欧阳雪,夜深闺蜜之间谈的男女话题,更有意思。但是
电视剧碍于“门面”都给删了。

这就完全失了“色”。

就像丁元英说的,“天下之道轮到极致,无非百姓的柴米油盐。人生冷暖论到极致,无非男人女人的一个‘情’字!”

人活到最后,什么名利金钱都不重要,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话说,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热恋,连生死都不顾了,任何一个真正爱过的人都能明白和理解那种感受。
女人痴,男人更痴,就真的给他写了一个神话,这真是最特别的礼物,也是最浪漫的礼物。

03

既然这个男人这么爱这个女人,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对一帮歹徒生命危险时,没有说立马停下?
如果他说保护好自己的生命,速速离开,或许芮小丹就不会死?但是没有,丁元英只是挂上了电话……

其实世界上,没有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任何两个人相爱,一定是基于一种对应人格 。 丁元英和芮小丹超越普世的男女之爱,有更高的灵魂契合,他评论小丹
“自性无所挂碍,是为自在,我不如你。” 所以,害怕女人到骨子里的丁元英视芮小丹为“ 红颜知己 ”,愿意接受芮小丹的爱。

芮小丹曾经在抓捕王阳明时,就死过一回,不过幸好那是一颗臭弹。芮小丹说,如果死了,她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不能再见丁元英一面,人生不够圆满。如今两人相知相爱,她很满足,所以去追求人生更大的价值。

在丁元英接受芮小丹,两人云雨之后,芮小丹说情愿这一刻死了,有人把我们塑成雕像,那么你对我的爱便永恒了。
如果说这个女人不贪心,并不准确,她其实是更大的贪心——要一份永恒的爱!

爱情本来就是需要两个人编的故事,你出招,另一个人接招,在过招的过程中感受到对方的爱意,这也是恋爱的乐趣。

丁元英接招了,他去了王庙村,去写一个神话。这是送给心爱女人的礼物,多么别致的礼物。
女人天然对于“智慧”“能力”有一种毫无抵抗力的崇拜。丁元英就是一个行走的“智库”。

对于普通女人讲, 从他身上捞不到“尽享奢华”的好处,他只想低调朴素的过一生。一般女人对于朴素生活是有恐惧的
,所以,丁元英的前妻给他下了个定义“对于世俗文化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包容”然后离婚。

但恰巧,芮小丹就是一个脱离了世俗的女人。

以丁元英的思辨,他早已预见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芮小丹的死,他曾经严肃地对芮小丹说要她辞职
:“你应该辞职,是你应该,而不是我希望,是警察就没有避险的权力,但国家机器从来不缺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警察,这不是通俗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的价值。”

但是芮小丹没有听进去,这个高级的女人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她听进去了,她就不是芮小丹了。她用哲学的逻辑回复了一句:
“如果我不是我,那就不是我爱你,而是你自己爱你自己,也就没有爱了。

先不管他们俩人说的逻辑哲学,但仅从这一点已经证到, 这个男人是极其爱这个女人!

这个电视剧最可惜,除了把男女之事对话给删除了,还删了关于佛道的领悟,或许是因为“色”与“宗教”都是通俗价值观所避讳的吧。

虽然里面的生活都是日常,但细思这是一场惊世之爱啊,改写了一个村庄人的命运,一个商业神话,两条人命,一个是被强力作用杀富济贫的林雨峰,一个是趴在井沿儿边窥一眼上流生活的刘冰。

韩楚风曾经给丁元英下过一个结论:“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再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但对于丁元英来说,这该是庆幸还是悲哀呢?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9-11-26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