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综艺催生的背后,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集体不安

爆款综艺催生的背后,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集体不安

2013年《爸爸去哪儿》火起来,接着是《跑男》。节目组招商,光冠名都能招5个亿、6个亿!大大小小的制作公司都进入这个行业,大批网综也冒出来了,很多原先电视台里的导演制片人都从台里辞职,投奔市场。——赵林林

大千影业,从籍籍无名到业内新秀,只用了一年的时间。2016年初,杭州大千影业成立,2017年成功开启了公司的“开挂人生”:一连交出《向往的生活》、《中餐厅》、《青春旅社》等多部综艺爆款作品,成为无数观众眼中的
“神秘国度”,综艺爆款的幕后推手……

但作为他们后期总监的赵林林却在《人物》杂志的采访中直言:“我做娱乐节目,心里有一种矛盾。以前学传播学,知道「娱乐至死」,那现在我们给大家看的各种东西都是让人停止思考,看了就笑笑。我不排斥娱乐,只是觉得当到一定程度,是可以有些担当的。”

这话听来心酸,每一个有内涵有情怀的媒体传播人,都能感受到这种矛盾的切肤之痛。 到底是坚持内心的声音,还是随波逐流,随着市场大捞一笔?

01 爆款综艺催生的背后

关于这一点,赵林林在采访里也提到,后期要做的,就是把艺人在这个节目中的“人设”强化,突出他的作用和功能,前期在剧本阶段会有预设,但作为后期,主要是根据录制素材来编织故事线和人物线,为了节目好看,人物塑造和剪辑故事线都得自然。

比方说,《向往的生活》里 董子健「勤劳」的人设 ,就是把他在不同时间干的活全拼在一起,话是偷的,天光是调的。

徐峥初来蘑菇屋,搭炉灶、采蜂蜜、捉鳝鱼以及插秧的“拒绝四连拍”让人叹为观止,而之后频频爆出的冷笑话“碟中谍山”等更是让人爆笑连连,其实这些亦是
“移花接木”的运用

为了加快节奏,下午宋丹丹来的电话给剪到了早上, 乾坤大挪移,这是很常见的
,特别是观察类节目,因为每天做事情很重复,看久了观众容易疲,我们希望有趣的部分早点进来。

这就是最考验剪辑功力的地方,同样是偷镜头,就看你如何把它变成真的!

不过不得不说,后面《向往3》的剪辑确实有问题,明明还不错的综艺,让很多人弃剧了。

当然也有因为剪辑而与艺人发生巨大矛盾的。以《演员的诞生》为例,享受流量和话题红利的同时,也承受了舆论不受控制的“恶果”。章子怡和刘烨飙演技、流量小花郑爽加持,节目一炮而红;袁立事件爆发,
节目口碑面临断崖式下跌,一夜间沦为“戏精的诞生”。

“其实大部分时候,艺人开撕节目组,是认为 节目组为了呈现效果,导致自己的艺人形象在观众心中大打折扣。
”大千影业后期总监赵林林一语中的,揭露了艺人对于剪辑问题“深恶痛绝”的原因。

如果前期嘉宾特别尴尬,我们作为后期就很头疼, 得硬加戏 。还是得前期内容足够好,我们后期才能有足够的素材。
所以后期剪辑师更偏爱那些会给自己“加戏”的艺人
。比如说何炅,每次吃黄磊做的饭,都能出一组表情包,比如刘宪华,“神经质”的现场反应,总能让人忍俊不禁,找到素材。赵林林坦言,如果有刘宪华在,后期剪辑是在做减法,大华走了之后,后期剪辑难度有所加大。
但如果节目嘉宾前期就配置比较好玩的嘉宾,必须徐峥、李诞,就不用硬拗话题。

“这也能回答我们为什么喜欢何炅老师”
,赵林林说:“因为他的反应很好用,任何场合他都是最捧场的那位。笑话不好笑,嘉宾梗太老,何老师都是第一时间去接话给反应。嘉宾讲自己的故事,何老师总是最先动容的。
他拥有把一段日常内容升华高度的能力,又超级有综艺感 ,国内能做到这些的,也只有何老师。综艺节目里有何老师就稳住了基本盘。”

赵林林对何炅的评价极高 :“何老师在国内的地位相当于韩综里的MC刘在石(韩国国民MC,主持综艺有《无限挑战》《Running
Man》等),他们是一个level。这样的人在节目里,能时刻保持清醒,确保不偏离主线,就像一个执行总导演,可以cue流程,节目组很省心。”

02 粉丝经济

现在是粉丝经济时代,我在之前写过一篇关于杨天真的文章也提到过这个词。杨天真,一个最擅长给明星们立人设贴标签的娱乐人之一。想当年,范冰冰负面新闻不断,可是,仿佛一夜之间,
“我不嫁豪门我就是豪门”、“范爷”
等象征女性独立的标语满天飞,让范冰冰由全网黑到全网红。而这些,都出自杨天真的手笔。关于这一点,赵林林在采访里也提到,
标签和人设确实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粉丝经济有多厉害? 曾经姜思达在他的《透明人》中深访TFboys铁粉,你为你的偶像花过多少钱?

其中一位女粉丝直言自己为TFboys王俊凯身上花过几十万,而在谈及为王俊凯海陆空庆生这一轰动一时的事件时,粉丝大方回应“我开心啊关你啥事?”还有一位女粉丝爆料自己在跟拍TFboys某节目拍摄时居住的酒店价钱,就曾从800多元一天暴增到2000多元。

赵林林在采访中也说:“做后期,最难剪的是人多的综艺,素材量大,还要顾及粉丝。好多节目喜欢用流量艺人,
不是因为他特别大牌或者特别有知名度,而是因为粉丝量大,且都是年轻人。而赞助商需要年轻态的受众。也因此粉丝话语权越来越大。
粉丝会按时间,看偶像出现了几分几秒,多少个镜头,是单人、特写还是关系镜头,都会计算得很清楚。”

“我们剪《创造营2019》的时候,101个小哥哥,每个人粉丝群体都在争,谁的镜头多,谁的少。镜头多了,人家说你剪得好,镜头少的,就说你是在「防爆」,防止他曝光,不给他镜头,是不想让他出圈。
剪辑这种选秀节目,后期团队真是太难了。”

正如克里斯·罗杰克所言
:“随着上帝的远去和教堂的衰败,人们寻求得救的圣典道具被破坏了,名人和奇观填补了空虚,进而造就了娱乐崇拜,同时也导致了一种浅薄、浮华的商品文化的统治”。

自大众媒介开启轰轰烈烈的 “造星”运动 以来,演员、歌手、网络红人、商界名流等娱乐化明星被包装成万众瞩目的偶像,成为了
“世俗的乌托邦中的新神”

而当明星作为消费型偶像取代生产型英雄成为人们崇拜的主要对象时,作为“过度的大众文化接受者”的粉丝也就此粉墨登场,并 制造出一场场令人惊叹的消费奇观。

03 节目组、艺人之间的角逐

真人秀出来之前,国内比较流行的都是棚内节目,按照台本流程,看到后来,大家已经有点疲了,需要新的东西出来。后来真人秀出来了,国内就一股脑地拿舶来品试水,最后发现韩国综艺最容易在中国复制。因为韩国跟中国的家庭观念、基本构架很像,
基本上韩国火的节目拿到中国来不会差太多。

“《爸爸去哪儿》火了,很快是《跑男》。2015年、2016年左右,节目组招商,光冠名都能招5个亿、6个亿。大大小小的制作公司都进入行业,大批网综也冒出来了,很多原先电视台里的导演制片人都从台里辞职,投奔市场。

综艺节目制作周期短,一季节目制作长则一年,短则三四个月,相比较电影电视剧,投资周期短,回报率高。于是热钱纷纷涌入,资本方不懂行业,光觉得赚钱,就投资,融A轮B轮。乱象就出来了。
当时看项目一看模式,二看团队能搭的艺人,经常有那种空壳公司,找艺人入股,让别人冲着艺人来投钱。

艺人的价格也开始涨。他们本来演影视剧就挺高的,又被几个平台竞争起来,你五百万来找,他给八百万,那边给一千万,好,视频网站更有钱,给一千五百万,来不来?当时有个女明星接节目,2个亿的节目敢要1个亿,且按分钟收费。但那会儿很多人就是靠她上PPT,做好几个亿的项目。”

供求关系变了,艺人的权力也开始膨胀。以前电视台强势,艺人团队不会提前看片,但后来,有些艺人以合作关系加入,或是出资合作,就会在签合同的时候要求提前看片,这个镜头不要,那句话删掉,脸修瘦一点。大家达成妥协。

因为各种制约,综艺行业上升的势头放缓。 连广告商也掺和进来, 之前广告植入就一个口播,现在需要节目里做植入,客户也在变化,越来越精细化。

人性的自私推动着社会的进步。
亚当·斯密有句名言:“人不妨自私自利,他只需要关心自己,追求他自己的福利就可以了。在他追求自己福利的过程中,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让他的努力转变为对公用事业的推动。这只看不见的手,会让他的自私自利推动社会福利的改进。”

从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上讲,或许是的。

04 制衡

赵林林:“现在做节目,风险特别大。亲子类节目像《爸爸去哪儿》没法在电视台播了。我觉得节目传达的东西是好的,但是当
后来一窝蜂地做这种同类型节目,有些度没把握好。
节目也都纷纷改名,比如把《奔跑吧兄弟》改成了《奔跑吧》、《偶像练习生》改成了《青春有你》。有些东西不是明文规定的,大家有时候是在底下揣测。一旦节目没有准时播出,要给广告商赔很多钱,这个风险没人敢承担……”

现在综艺有一些瓶颈,日复一日,很多东西是重复的,加上夫妻类观察真人秀,这几年被消耗得很多,合适的艺人都找不到了。
我们国内就是一旦哪个类型的节目火了,几个平台就一窝蜂做同类型的节目,这对于创作者来讲消耗很大,观众注意力会被分散,节目成本也会增加
韩国对这个行业很尊重,因为他们觉得 电视从业人员,是输出价值观的人,是对这个社会有益的人。

而国内这几年因为需求量大,人员鱼龙混杂。 有明文规定制衡,不见的是坏事,却也不见得是好事。

制度和改革限制了影视的发展,综艺也是这个道理。

正如陈丹青老师所说,“消费时代不出英雄,不会有疯狂的艺术家,各种经验越来越平面化。它会出一些干净的作品,很好玩,但命根子短。中国的问题是双重的,一个是商业化逼上来,一个是体制中的老疙瘩。
改革越深入,难度越大。相对西方阵痛式的改革疗法,中国人懂渐进,审慎,这么大国家,是对的,不能急,可是文艺创作受牵制。你怎能要求天才“渐进”?“审慎”?

拍出来的东西要给谁看?说是要给观众看,给别人看的,但也可能给自己看,给自己的孩子、家人看,你要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主流价值观?

作为一个媒体人,最基本的义务,就是为这个世界发声,其实后期的剪辑是另一种声音。

赵林林说,“我想尽可能挑有价值的东西来做,这样单位时间内成就感高一点。我不排斥娱乐,我只是觉得当你到一定程度,是可以有些担当的,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在名利场里,最难得恐怕就是清醒了。中国自古推崇”权衡之术“,上到帝王,下到平民,都在权衡着自己的利益得失。无为而无不为,是中国人的智慧。

图源《令人心动的offer》

所以,赵林林接了这样一个项目,《令人心动的offer》第五期,嘉宾去乡村做法律援助,村里都是留守儿童留守老人,说到援助,他们就哭诉,儿媳妇不接我电话,不给孩子抚养费,儿子不孝顺,该给我钱没给我……中国当下很多很现实的境况,看了让人反思。

他说,“那我觉得这个项目是很有益的,它有对现实的一些关照,抛开纯娱乐的综艺,能给观众一些新的思考。”

资料参考:《人物》《look》《经济学讲义》

编辑: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9-11-25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