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殷教授愤不平“过招”马东,为什么却没有讨占到一点便宜?

储殷教授愤不平“过招”马东,为什么却没有讨占到一点便宜?

最新一期奇葩说,讨论话题,“恋爱多年,我不敢结婚,有一瓶‘去除恐婚水’我要不要喝?”

在节目三辩结束之后,储殷老师举手发言,:
“听完薛教授的说法,我自己也是个教授,我给大家说一句实在话,我站在大多数人的立场,过了五十岁以后,生了病你是需要有人帮的,六十五岁以后,你进了养老院,没有孩子来看你,你知道护工会怎么虐待你吗?”

马东搭腔,“我反对储殷老师的观点,是因为,我特别不喜欢储殷老师那句,这是我们大多数人, 代表不了大多数人
告诉你们世界的真相,极其危险!”

两人一来二回,“打”了两个回合,最后以储殷那句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结束了对话。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这句不假思索,在对方说完毫无预留停顿时间的回答,是敷衍,和快点结束这场对话的“礼貌”而已。

他心里并不服气,觉得自己说的才对。

其实,站在普通人的角度来讲,储殷说的并没有错! 社会上的资源就是会留给台上那些成功的人,普通的人单身到老就是会很“悲惨”。
说的没错,为什么却并没讨巧获得更多人的认同?

就像马东老师说的, 你代表了大多数人,就站到了少数人的对立面。 而真的是这样,接着储殷老师再暴露真相
,“像台上导师他们这么成功的人,你成为他们的几率非常小。”

是不是大实话呢?也是大实话!

那为什么大实话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呢?

原因一, 他的态度、立场和用词。

很多人都在讨论上一期的许吉如为什么会被淘汰?

其实,她和储殷都缺少一种“艺能感”,什么是艺能感?看马东、李诞、蔡康永就知道了 。深谙屏幕里的“真真假假”,以一种松弛和笑话的态度在屏幕前收放自如。

再看上一期的许吉如,太紧张了,紧张到面部肌肉僵硬,眼神闪躲, 表情凝重到“失态”的地步
,怎能不被淘汰?这一期的储殷教授也是,尽管你说的是大实话,但是姿态咄咄,表情凝重严肃也到了失态的地步……

奇葩说第六季,最大的进步就是,减少了观点辩论的“对抗”和“博弈”,演变成“神仙打架”“高手对决”的尊重!

这与前几季奇葩说是最大的区别和进步。毕竟前几季,抱团、纠纷的事件闹得挺不愉快的。

原因二,他和马东是两个层次的讨论。

很巧合,我也看了李诞说的那个关于比尔盖茨的纪录片,纪录片里比尔关心和讨论的话题,的确存在,但也的确深远。
都说“站得高,看得远”,马东只是比储殷看得更远而已。

现实中的残酷比比皆是,无法讨论出结果,也不是开仓放粮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马东自己也说,他反对的是储殷老师说的“我们是大多数人”,你代表不了大多数,这样的话,你就自动站到少数人的对立面。
与奇葩说宗旨不合,奇葩说从来不是制造矛盾,而是通过正反房对立的角度,对自己头脑的一次思辨。

正如邱晨刚才辩论所说, “谁主张谁行动,所有不解决我问题却要我消化情绪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婚姻,说到底是社会产物,就像薛教授说的,社会的发展,女性的独立,很多人便不再依赖婚姻模式,有更多的人生生活方式的选择。这个社会的养老、就业、失业都是问题,
我们能感受到那种无力感,但并不是可以一刀切出个政策就能改善的。

作为一个教授,作为一个节目的播出,是有传播性和导向性的,是有一定社会责任的,如果不能启迪人以思考,最起码不要激化矛盾,树立单一选择的生活例子。

你会发现 奇葩说所有讲“现实残酷”的语言都是段子, 没有谁大张旗鼓严肃公瑾地摊到牌面来说。

马东、李诞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知道。但是他们做着更形而上的事情,并尽有可能的去为社会做点什么事情。
说到对于蒙味的启蒙,马东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要做得多 ,《奇葩说》对于生活里不被人注意却常常影响巨大的话题提出了一次又一次的厘清和思考!

所以,储殷与马东的辩论,是两个层次、两个世界的对话。无分对错,最起码,于这个舞台来讲,不得体。

现代人喜欢管这叫“情商”。所谓情商高,其实就是懂得分寸,进退有度。 能让人愤怒很容易,能让人笑着思考人生很难,马东、李诞了不起。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9-11-24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