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坐井说天阔

《天道》:坐井说天阔

本是后山人,
偶做前堂客。
醉舞经阁半卷书,
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
海斗量福祸。
论到囊中羞涩时,
怒指乾坤错。

看见这首诗,很喜欢。朋友推荐,两天时间看完一部电视剧《天道》。

聪明和智慧的区别

我是从小被太多人夸“聪明”的小孩,听得最多的也是“聪明”,计较最多的也是,同学认不认为自己聪明?老师认不认为自己聪明?爸妈亲邻认为自己聪明?

长大了,我和老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是一个被聪明耽误的人”!

聪明为什么不好?

这个世界上不乏聪明的人, 天道里的三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刘冰、叶晓明、冯世杰。个个聪明!

搁在世俗里,这样的人机灵、圆滑,老人喜欢,爹妈放心,朋友高兴!

但是这几个人的下场是,跳楼自杀、穷困潦倒,只有冯世杰算是出人头地。

想想区别在哪里?

冯世杰还有些“救世”之心,心里记挂着村里的贫困农民。这是“德”。

自古唯有“厚德”者,才能承载起“万物”,包括钱财!

不是说聪明不好,是别自认为聪明。

相反,智慧更可贵。

大智者若愚,愚笨是聪明的反义词,那么大智者一定是不聪明咯?

智慧和聪明,并没有非必须存在的关系!

我不太喜欢周围的亲人和邻居,夸赞我女儿聪明,或者特意强调这件事做好了,你真聪明。

相反, 我希望多让不懂世事的女儿听到夸赞她品德的词语,比如:善良、坚强、勇敢….

世俗的观点真的那么重要吗?

平时,听得最多的话就是,“人家都这样,我们也跟着呗,反正错不了”“你不能这样,你看看,人家谁这样,你丢不丢人!”“没见过你这样的”…….

真想知道这个人家是谁?

这个人家就是“世俗”!

只有内心不够丰盈和自信的人,才去在乎世俗的偏见!

丁元英是个活明白的人,是个跑到古城避世的人。

无论他曾经多么辉煌过,他也过得了,穿着汗衫,只有个风扇,伏天住在顶楼的日子。

真正的高人,是既过得了好日子,也过得了清贫的日子。

他父亲病重,他不忍父亲忍受病魔折磨和医疗折腾,问医生“怎样让我的父亲死”?

世俗看来,大逆不道!果真,他的哥哥和母亲狠狠DISS他。

母亲说,“养儿防老,难道就换来你给你爸拔(氧气)管子吗?”

“如果真的是养儿防老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母爱多么伟大。只是交易交换而已。如果是交易,还要看它是不是等值。”

差点把他妈气昏过去。

他说的客观、冷静,完全不是赌气的话。

这样的观念,他们接受不了。

说到底,是阶层的高度不一样,眼界不一样,意识不一样。

人心和人心的距离,有时很近,有时候很远。

我记得我高中时期曾经和一个朋友彻夜在宿舍的楼道里清谈梦想和未来,意犹未尽。

那一刻,我觉得和她的关系很好,我们好亲近。

时隔十年,再相聚,虽然也亲,却不近了。

我们的生活环境完全不同,接受的观念完全不同,说出来的话,再也不是当年惺惺相惜的状态了。

丁元英吃泡面度日,没有娱乐项目,仅有音乐和清茶陪伴,足不出户,出去也就是去餐馆吃个便饭,还被小餐馆的大爷讥讽,“这么大人了,啥也不干,好意思吃饭!”

他置之不理。

他前妻说他, “冷眼看世界,即便和他撒泼吵架,他既不生气,也不反驳,那是一种对世俗居高临下的包容态度。

有时候,我想,我一定不要成为在地铁里因为挤一点,被踩到脚,就破口大骂的人。

但是被推攘还是忍不住生气。

就是缺少这种对世俗的包容态度吧,丁元英的包容自然而然,不做作。

众生

我在空间发表过两次的一句话,“看不起凡夫俗子,尽管我也是芸芸众生。”

不甚了解,却很喜欢这句话。

什么是众生?

众生的反义词是什么?

是神。是道。是如来。

里面有句台词,“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同样,说不出什么,就是喜欢。

与众生相对的,是基督教的教父,那么众生就是教员。

是道教的道长,那么众生就是道人。

是如来,那么众生就是礼佛之人。

众生可以有信仰,也可以没有信仰。

这部电视剧里除了丁元英和芮小丹,都是众生。

无论众生里有贫困的农民也好,还是有像韩楚风这样的大人物也好。

所以,丁元英视芮小丹为知己。

而从,另一个角度,丁元英和芮小丹也是众生。

为什么一开始把他俩除了,因为他们是“活得明白的人”,是“醒着的人。”

清醒是多么难得,一旦不清醒,就可能众生了。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8-08-23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