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三十而立的我,想要出走……

年近三十而立的我,想要出走……

年近三十而立的我,曾一度想出走

什么样子的出走?

天朗气清、白云朵朵、一辆破车几件行李,荒凉的大道上疾驰。

我不知道开往哪里,只是不想在任何一个地方做任何停留。

哪怕这里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继续前行。

没有终点、没有目的,

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车里的旧音乐,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因为随着年龄渐长,已经越来越难感知自我了。

不去想还有个女儿、还有个婚姻约束的爱人,

不去想还有父母手足,还有故人旧友,

亲情、友情、爱情

所有的爱恋的都放下,

所有的依恋都抛弃,

所有的责任、所有的不得不、所有的苟且

我只想逃离。

逃离生、逃离死。

多情应笑我、

疯痴应笑我、

狂妄应笑我、

没有姿态。

不想被任何东西束缚羁绊。

艺痴的人喜欢舞台、沉迷进自己扮演的角色,

梅兰芳、张国荣…

有那么一刻,分不清自己是谁。

庄生晓梦迷蝴蝶,

到底是蝴蝶还是庄生?

思想随着音量平仄飘荡、游离,

旧车在平坦蜿蜒的大道上一直开下去。

我的胳膊累了,小腿乏了,开的久了

就找一处有人家的地方歇脚。

或许,这里会遇见梦里反复思念的人。

目光交织,温柔诉说,拥抱。

等我的油箱加满,又开始新的启程。

他留在那里,继续他的生活,遇见新的缘分,成家生子…

我在他心里存在过吗?

已经变得不重要。

因为我们不知彼此姓名。

重要的是,他的体温我还记得。

装进后备箱,

等到下次河边休憩,

与烈酒一起饮下。

醉倒,梦一次。

醒来,哭一场。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8-05-19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