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潘金莲一大哭!

我为潘金莲一大哭!

自潘金莲这个人物被施耐庵设定出来,就是女人不守妇道,水性杨花的代表。

书里虽然说的是宋朝的事儿,施老是元末明初的人物,可见又是一隐喻当朝社会的故事。

不管这些,今天就单 说说潘金莲和女人。

潘金莲是大府里的丫鬟,许配给的武大郎。

王婆称呼他为“三寸钉枯树皮”,

可见极丑。

为什么如此漂亮的金莲会嫁给武大郎?

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摆在明面上的老婆,背后临幸的,圈养的,就更不用说了。

大府里的老爷,自然有这些通病。

漂亮的丫头自然会被这些老婆盯上,得不到好果子吃。

宫斗心计,在大府里便会展开了。

这样为什么潘金莲嫁给武大郎便通了。

她,针线好。勤快。把家里收拾的,锅是锅,碗儿是碗儿。

起早贪黑,做炊饼。

这是她“美好”生活的开始。

她并没有对生活抱什么大的希望。只想当个自主的女主人。

然而这一切,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

他,就是武松。

自古美女爱英雄,她也不例外。

一见面,就痴了。

年轻的她看到他的俊朗和血气方刚,痴迷了。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正当妙龄的女人。

爱,萌发。

如果说爱,就会有性。在施老那个时期,女人谈性,想性,是可耻的。

明朝崇尚的是程朱理学,就是要“灭人欲”。

可人欲哪能是说可以自我设定的。

她爱上他了。

生活有了盼头和激情。变着花儿的做饭,盼望着他归来。

然而这一切,被世俗打破了。

王婆一直在使劲攒唆她和西门庆。为什么?

王婆可以得到当红娘的一笔好处呗。

就如另一个王婆殷勤的把阎婆惜介绍给宋江。

武松拒绝了潘金莲的殷勤。

她心如刀割。女为悦己者容,

既然没有悦己者,还容什么?

恰巧缘分,她开窗。棍子打中了西门庆。

她心里是有恨的吧。

女人每一次洗澡,都是对自己美好身体的怜惜。

不想空活一场。

她同意了王婆的阴谋。

初识当女人的快活!就此死了。也罢。

西门庆,只是她情伤的替身而已。

放在现代,金莲努力追求爱情和自我的勇气,倒是令人敬佩呢。

和阎婆惜的贪得无厌相比,她只是女人追求爱的本能。

如果女人是花,那爱情就是水。

如果女人是水,那爱情就是泉。

缺少滋养的花,会枯萎。

缺少爱的注入,一潭死水。

同样是女人,我觉得阎婆惜更可恶,

潘金莲只是个可怜的女人。

然而更可怜的是王婆她们一等枯萎了的老女人。

市井生活践踏了她们的尊严。

想起《红楼梦》里贾宝玉骂那些婆子,

“她们真是忘了自己也曾是个女儿”

贾宝玉是最爱女孩,最讨厌婆子的。

四大名著的作者,似乎都对这个“中性”的东西无好感!

(PS:看来女人应该时常提醒自己,我不要成为那样的人。被市井扭曲人格的老女人!)

有个很有意思的事, 女人分好多层次。

年龄是她们划分的标杆,也不是。

容貌是她们划分的标杆,也不是。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的万一挑一。

又好看,又有趣的女人才是绝世佳品。

潘金莲,有那么一点意思。

只是她生错了年代。

遇错了人。

当武松冰冷的钢刀,划破她美白的脖颈,

梦醒了。

(作者:墨落)

作者

墨落说情感

发布于

2017-12-30

更新于

2020-11-11

许可协议